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原创》北行漫记(一)  

2018-07-01 17:38:52|  分类: 师生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二十二日告别了蒙族大姐全家、告别了四十一年前的学生们、告别了蓝天白云的音德尔,我由乌兰浩特经北京、转车回到了石家庄。
    结束了二十天的内蒙之行,回忆着在草原的日日夜夜,我仍然兴奋不已。
    今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点许,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见地址是兴安盟,我稍作迟疑,还是接了过来,电话一通,对方竟急切地说:“安老师,我真怕你不接我的电话!我是你四十一年前的学生焦德义啊!”
    我的学生焦德义。怎么能忘?他们兄弟(弟弟焦德思)二人是我们班成绩最好的学生,他们的父亲在一次生产队打井时不幸掉进井里身亡,他是中学没有念完只好辍学回家的。
    事情很是戏剧化。原来我蒙族大姐(见附录:我的蒙族大哥你还好吗)的儿子迎春是扎旗药监局的管理人员,一次下乡例行检查,和焦德义(他是图牧吉卫生院的大夫)“碰面”了。回家和母亲谈起,不想大姐告诉他焦德义是我的学生!就这样焦德义知道了我的电话号码,并在我的学生里迅速传开了。
    马上焦德思、张金花、孙权、杨忠春、刘晓华等人给我打来电话问候,老班长宋立志立刻邀请我加入了他们同学群(后来干脆改名叫“师生情”)。于是同学们语音、留言的问候接踵而至,一时间我还真有点应接不暇!还是老班长宋立志建议大家慢慢来的一句话给我解了围···。
    这是杨忠春同学的留言:
    “四十年的期待,在一八年一月二十日晚八点变为现实。听到你的声音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一夜没有合眼。在一起时的一桩桩一件件往事浮现在脑海里。回忆在图牧吉中学时同吃同住在一栋小土房,吃的是苞米饭。那时你教语文,不管那名同学;语文、数学、物理、化学,不会都去问你,你耐心教学会为止,有你就有家的感觉。同时也激起我们学习知识的欲望和信心。那时交通不变你带我们骑自行车去泰来照毕业像,给我们留下一张永久的回忆。养育之恩情四海,师生情意比海深。你的教育终生难忘。毕业时,把我们送出校门,送到村头,一个人站在微风中,眼含泪水,挥手告别,久久不愿离去。这一挥手就是四十年。”

《原创》北行漫记(一)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这一夜,我失眠了——
    我是六八年下乡的天津知青、七四年被旗知青办选调到了图牧吉中学。到七七年恢复高考考上一所师范院校,七八年春离开图中,算起来已经是四十一年了。 
    我当时任教的的图牧吉中学是个民族学校,蒙族学生多于汉族学生。我去后当了初二班主任,焦德义他们兄弟二人(弟弟焦德思)就在这个班里,因为哥俩学习都很突出,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记得全班学生只有27人(?)而后或因家长工作调动、或因家庭生活困难,到他们高中毕业只剩了18人,戏称“十八棵青松”;
    时光荏苒,岁月沧桑,多少年过去了;虽然我已经无法叫出所有学生的姓名,但是那一个个稚嫩鲜活的面孔,一张张感人肺腑的画面仍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附录: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5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