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知青岁月(三+)  

2018-01-27 15:03:04|  分类: 《原创》知青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广阔天地

 我和荷苓去时正赶上秋收,在索得冷屯的三、四、五队轮流干活。 一把镰刀开始了我们的第一次劳动!虽然以前在学校时也曾下乡劳动过,但是和现在比真是天上地下了! 用没有开刃的新刀、刀不快不说,加上谷子、糜子难割,我俩又是后来的,一切都是第一次!一垄地一里多长还算短的,"劳动力”割到头了,我俩还在半截,人家回头割了、我们还没出垄,就这样从中午干到月亮出来,还是在男生的帮助下才算走出垄沟。

 一屁股坐在垄台上一动也不想动,大家都走远了我俩才拖着疲倦的步伐往回走,七里地的回村路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进村就迷了路,村里一片黑暗,煤油灯的亮光犹如黄豆大小、人一走动,招来一片狗吠,我俩慌乱中闯入一户人家,一番连说带比划的“解说”好心的老乡才带领我们回到了知青点。疲劳、沮丧、哪里还想吃饭,加之又是羊油煮土豆,实在吃不下。只是大碗的喝米汤,灌个水饱。

 时间不长,五队队长孙永山的关心“征服”了大家,我们决定在最穷的五队“落户”,结束了三个队轮流劳动的生活。

 知青点 开始由蒙古老乡做饭,苞米碴子煮的很好吃,土豆不洗干净羊油加盐水就煮实在不习惯。后来我们就每天两人轮流做饭。然而看事容易做事难,自己做饭难处大、笑话也多。不是饭太硬、就是饼子贴不熟,冬天柴火点不着,趴在灶口吹,烟炝的眼泪汪汪,心里甭提多着急,因为十六个人在等着吃饭呢,你说是什么心情?后来,有个女生愿意做饭,我们才结束了轮流做饭,由她一个人承包下来。大约一年后大家力推我接了过来。做饭比起下地轻松了许多,只是每天要挑十几桶水,井深、路远、肩膀压的疼痛难耐,组里不少人都帮我挑过水,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这些还是很叫人感动!我知道这是大伙对我的关爱,因为荷苓走后,女生里只有我是高三的了,年龄比她们都大。

在布特哈旗插队的杨文焕来看我们已是冬天了,绰尔河封冻、山头被冰雪覆盖、树林也披上了银装,天地间一片白茫茫,我们来了兴致,决定去河套“一游”。下午出发了,我们三人在空旷的、无人烟的河套里大声喊叫、尽情地奔走、我们滚雪球、在雪地上写字、太兴奋了。遗憾冬天天黑的太早,我们几乎迷了路,幸亏碰上了羊倌,有他的指点,我们才算找回了家。

冬天,东北的习惯是‘猫冬’。我们只等着队里给了工钱好回家,队里没钱,去卖马,未果,只好把黄豆作价给了我们。我们又等军马场来车卖了黄豆,才祘有了路费。大家准备回家了。

春节去了在大庆工作的大哥处,春节在大哥的好友老孙家过的。几年前,他回老家河南时曾到过我家,还在我家住过。算是熟人了,他每天都用丰盛的饭菜招待我们兄妹二人,给了我家的温暖。

年后我要回去了,布旗插队的同学杨文焕没回家,我决定去看看她。同学相见当然高兴,但是家庭的阴影我还是无法摆脱。几天后,我又怀着怅然所失的心情离她而去了。我爬上大卡车,文焕打着莫名其妙的手势,车开了。我揣摩她的意思,好像要我注意什么人,要我警惕小偷?不得而知。还好一路无事,三棵树站我下了车,本来我应该在莫日根下车,听老乡说这站离村子近,只有三里地,我冒险下了车。可现在我傻了眼,大地一片白茫茫,小道没了踪影,我一个弱女子,手里提着手提包,肩上背着书包,负重、无路、更可怕的是天又要黑下来了,无奈之下我只好焦急地向着远处的山影走去。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个满嘴喷着酒气粗壮的蒙族汉子出现了。他不由分说地抢着帮我拿手提包,说是去乌兰套海,与我去的索特冷同路。有这样帮忙的吗?我有什么办法?一路走着,他蒙语、汉语不清地说着,我高度紧张,心想如果他是坏人,我东西不要就跑!不想走到一个洼地,他突然站住了,大声嚷着;“怎么没路了?”眼睛四处搜寻,我吓坏了,难道他要非礼于我?我浑身发热、不要命的跑、大喊男生的名字、嚷着说看见他们了、一定是接我来了!不料想我这急中生智的举动马上被他识破,他说:“你年纪不大,警惕性倒不小,我不是坏人,你可以到乌兰套海村里去打听。”惊恐之中我突然发现不远处有几个搂柴人,我知道我有救了!终于离村不远了,我极力邀他去知青点坐坐,全被他拒绝了,难道我想让同学记住他的小伎俩也被他识破了?后来我们曾到乌兰套海打听此人竟没有结果。几年后才听他们村知青谈起此事,原来他是民兵队长,叫特木热,果然不是坏人,只是喝了不少酒才差点引起误会。到现在想起此事,我还是非常后怕,如果他是坏人,我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的。老天爷又一次保佑了我。

劳动的艰苦是难以想象的。春天的风沙,原始的播种方式,我们每天重复地踩格子,单调、困乏、让人烦透了。好不容易种完地,又开始铲地了。第一遍只是苗小草也不大,混杂在一起不好铲,因此经常要蹲下拔草,一蹲一起,实在难受,一天下来头昏脑胀、腰酸腿疼、饭也吃不下,只想喝汤,灌个水饱。第二遍苗大了草也长大,草铲不掉,只好拔,力气小,锄头不快,技术也不到家,眼看别人跑到前面去了,心里甭说多么着急。我真的要感谢组里的男生,他们常常铲到头返回来帮我们,他们自己已经很累了,还这样无私的付出,真叫人由衷的感动。铲第三遍地的罪更难受,此时已经是盛夏了。苞米地已经长成青纱帐,人进到地里,如同进了蒸笼,马上衣服从上衣湿到裤子,眼镜上雾气腾腾,什么也看不清。草已经长得比人高了,力气不够,锄头铲不动、手又拔不动、只听见周围苞米叶子哗哗响,一个人也看不见,烦躁、委屈、失落、一起涌上心头,眼泪不由地流了下来。那样的罪实在难受。

 而草原的天气更是瞬息万变,刚才还是万里无云,一会儿竟乌云翻滚,大雨将至;四周的地平线围成了一个圈,天就象一口大黑锅倒扣下来,人在天地之间,让你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难以逃脱。我们干活的地方离家很远,常常是队长一声令下,大家撒鸭子就跑,但还是全身淋了个透。不过我们还是常常盼着下雨,因为只有这时才能休息一下。

劳动几年,我仍然觉得铲地最可怕。夏锄过后,又要秋收了。荞麦好割,但是全种在坡地上,上山割时还好,下山蹶着真让人受不了。割谷子、糜子、黄豆、掰苞米、大地的活全干过了;至今我手背上还留有割地的伤疤,这已经是永久的纪念。几年里劳动的艰苦体会了,生活的艰难更是细细的品尝到了。无聊之时,常常盼着吃大锅饭。有时下地干活,发现马车上带着锅、捆着羊,那就有饭吃了。在地里离绰尔河不远支上大锅,点上大火、就地杀羊,取河里水,煮一锅肉粥。大家敞开肚皮吃,香喷喷吃上三、四碗,满嘴冒油。如果在队部吃,人当然很多,一些闻讯赶来的人就吃便宜饭了,几年插队生活大锅饭没少吃。至今想起来还觉香气逼人。

 当 时上级给的建房费和口粮款全没着落,幸亏我们有小学校的房子住。六八年新粮食打下来后,我们才有了自己的粮食。之前每天都要为粮食发愁,点长拿着簸箩去借,整整借了四个月。而我们的房子,直到知青点解散也没盖上,建房款竟不知去向。

更难以适应的是村里没有一间厕所!老乡们都在自家房后“随便”,可苦了我们这些人!房后、光天化日之下?男女生碰上怎么办?于是,我们在半山腰上搭了间厕所,没想到竟成了老乡的西洋景,只要有人如厕,就有一堆人特别是隔壁的小学生去围观!无奈,入乡随俗,我们也只好满山遍野去“随便”。有时不免遇到尴尬。

知青生活什么也得会,牵上毛驴推碾子、在丈深的井里打水、贴饼子烧饭、喂鸡养猪、什么不会也不行。记得第一年秋后腌酸菜,先要烧开水,水开了,一掀锅盖,墙壁上的苍蝇全落在了锅里,捞也捞不净,又把白菜放在锅里一烫拿出,本来要放在缸里用石头压上、我们一是菜多,加之又没有缸,不知是谁的提议,找生产队借来水箱(铁皮),把菜就趁热码在了里头。到春天吃时,拿出来一看,不是腐烂,就是沾上了铁锈,就那样我们也挑挑拣拣的吃掉了。而做的大酱,盐放少了,味酸;因为没盖好盖子,大蛆满缸爬,男生做饭把大蛆捞出做了菜,我们也就吃下了。这在今天简直不可思议。

 春播、夏锄、秋收、冬天转到场院开始打场了。干活、吃饭、睡觉,前途无暇去想;但是在地里滚一辈子,谁也不甘心。

六九年夏天,荷苓的哥哥来看她,全组的同学都把他当做家里人。我和荷苓陪他玩了几天;我们去了石人山、绰尔河河套、莫勒根大桥,照了一卷像片,时间不长她哥哥走了。荷苓是第一个离“点”出去的,她去了加格达奇林区;她的哥嫂是林业部下放到那去的,据说有人讲林业部就要到大森林里去,他们从北京去了加格达奇,想给荷苓在那里找个工作,胆子不小,这件事在点里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几年的知青生活,饱偿了恶劣的东北气候。夏天的蚊虫叮咬、特别是太阳下山后,‘小咬’钻进头发里的叮咬;冬天零下三十几度的严寒,晚上躺在热炕上,必须戴上帽子;早上醒来,脸盆里的水已经结了厚冰。出门去更冷,只好把所有的衣服全穿上,毛衣、小棉袄、大棉袄;全副武装,还是冷,只好扛着。秃山荒岭、没有电、全队只有一口井、每天听到的无非是鸡叫、狗咬、牲口的嘶鸣、年年月月就这样过下去。农民已经习惯了,知青也要守住这份寂寞,实在不容易。我们去公社供销社转转,买点糖果,已经是奢侈了;偶尔去趟绰勒供销社也是一种幸福。毫无追求,想当地的农民,就是这样过得一辈子,有点不可思议。

 最庆幸的是在那样的年代,不通的语言反而成全了我们,在那个小山村,村民们是把我们看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