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那段记忆:母亲的像册  

2017-07-08 07:42:57|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 亲 的 像 册
                       作者:陆星儿

《读者》: 总第 122期

来源 :文汇报

  我一点都不记得父亲活生生的样子了,他是在我5岁的时候病逝的。照理,对5岁前后的事该有记忆的。为此,我时常惭愧并怀恨自己记事得晚,开发得晚,而不能存住最值得保留在记忆中的东西。

  好在母亲的像册里,曾有过几张父亲的照片,他很英俊的,风度翩翩,架一副 琅架眼镜,目光安详,略微地笑着,而且西装领带穿戴得笔挺。听母亲说,父亲在银行里工作,解放前,那是个体面的职业。看到那些照片时,我读书了,懂事了,能体会母亲独自抚养我们兄妹四人的艰辛与操劳。但母亲乐观,没有愁眉苦脸的时候。只有偶尔翻那本像册,看着父亲蹲在一辆白色的、带逢的童车旁笑眯眯的神情,母亲会轻轻地叹息一声。我从来不晓得父亲的存在,家庭会是一种怎样的气氛和情景;至少会富裕一些吧,因为,父亲的几张照片都是在阳台上拍的,看得出那是一幢有钢窗的洋房。而母亲一个人的收入,只能让我们住简陋的小板房。这明显的比较,在小时的印象中是我对于失去父亲感到的最遗憾。

  但到了“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看到不少同学的父亲成了有问题的牛鬼蛇神被批被斗,有的甚至被抄了家,我心里便有一种奇怪的侥幸:我没有父亲。我还想象到,在解放前穿西装戴领带的父亲如果活到今天,总要被人找出些问题的。于是,埋在心里对于小板房的隐隐的委屈,反而变成了最安全的保证,大革命的风暴无论多么“波澜壮阔”,都不会涉及到我的小板房。我当然理直气壮地参加了红卫兵。第一次投身“革命”的热情,使得我们个个都又虔诚又疯狂。要扫“四旧”,要从社会席卷到家庭,我肯定不甘落后,又看不出我们简陋的小板房里究竟有什么“四旧”的东西,搜肠刮肚地想。突然想到母亲的像册里父亲穿西装戴领带的照片,便奋不顾身地冲回家,很振振有词地母亲说明道理,并且不管母亲是是否同意,就坚定不移地把父亲那17张照片统统撕了。母亲只是默默的,眼光里流露出哀伤与惋惜。那时候我不会体谅母亲,只为自己总算干了件“革命”的事而激动。以后,母亲又再翻那本像册。又事隔多年,我从北大荒探亲回家。有一天母亲整理衣橱才搬出那本像册,才责怪地说道:

  “你真不该撕你父亲的照片,现在没有了……”

  我捧着像册的手抖了,抖得厉害。到了北大荒,我似乎淡忘了自己干过的这件事。但只有去了北大荒,远离了母亲,我才第一次真正体味到母亲的深厚,体味到母亲养大我们又一个个送走我们的不易,简陋的小板房只剩下她了。如果有父亲在,她会好过许多,不那么孤单。但是,连父亲的照片也荡然不存了……

  假期很快到了,又要离开母亲、离开家了,我心里沉甸甸地装满了对母亲难分难舍的依恋。而当初,自告奋勇要求去“边疆干革命”的雄心壮志,不知在哪个时刻里,一下了崩溃了。而当初,在一片喧天的锣鼓声中,我们真是唱着歌离开火车站的。可这一次要走,尽管母亲站在月台上仍然装出若无其事的表情,我却怎么也不能控制自己,抱着她失声痛哭。我想对母亲说一句道歉的话,我还想告诉她,当我纯真的感情在萌发出爱意的时候,我内心便有了一个很强的愿望:在她的爱情里,最好还有父亲般的爱护……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