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点滴:中国人的幽默  

2017-07-07 16:47:58|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的幽默
                        作者 :方成

《读者》 : 总第 123期
  来源 :大公报

    五十多年前遇见一件有趣的事,我印象极深。那时我在北京读书。一天,在中山公园大门外电车站上,见两个十来岁的小报童蹲在地上玩耍。一个问“你能用十一横两竖写出哥儿俩的名字吗?”另一个想了一会儿,在地上画了一会儿,写不出来。前一个就说:“我能写!”我看他在地上写的是:“王二王三”。逗得我大笑。这是孩子戏耍的幽默。

  在那个“文革”期间,我全家被发配到河南叶县农村,一次到地里见麦子长得稀稀落落,就问 一旁的农民,他指着那片地说:“这是卫生地!”一听我就笑了,知道他说的是不上肥的意思,那时农村主要是用农家肥—粪尿。这是农民的幽默。

  五十年代之初,我上夜校学习俄文。时值冬季,校外有许多小贩。门左边卖水萝卜(俗称“心里美”)的吆喝:“萝卜,赛过梨啦!”恰好门右边有个卖鸭梨的,只听他吆喝一声:“卖梨啦,萝卜的价儿!”人听了没有不乐的。 这是贩贩的机智和幽默。

  谁都喜欢和相声演员、喜剧艺术家在一起,听他们讲笑话,欣赏他们机智幽默的言谈。他们爱开玩笑。他们的玩笑往往是出其不意,突如其来,看来似不经意,脱口而出,把人逗得不禁失笑,他们却面不改色,和说家常话一样。在天津一次相声艺术家的集会上,侯宝林在讲话中表演京戏的一段唱,十分精采。唱后他自谦不足,说:“岁数大啦,唱不好,就能糊弄人!”电台的老田说:“我听挺好嘛。”侯宝林说:“你让我糊弄惯啦。”逗得哄堂大笑。去年夏天,我看侯家院子里一个平箩里晾着米,米里爬着许多黑色的米虫。我随口说一句:“呦,米里长虫子啦!”宝林说:“噢,这是我们家养的。”在一次纪念老舍先生的集会上,有人建议,请侯宝林、谢添和杜澎三人说一段传统相声《扒马褂》,请马三立导演。杜澎说:“不行,咱们仨凑一块儿可不好。”人问:“怎么不好?”他说:“侯宝林、谢添、杜澎三人凑一块儿,猴、泄、肚(侯、谢、杜),猴儿拉稀啊多难听!”这是喜剧艺术家的幽默。

  我听说过这样的小故事:黄永玉和彦涵到东四四条胡同去拜访余所亚。那时余家院里没有厕所(余所亚后已迁居),解手要去胡同里的公共厕所。走近了。彦涵说:“好臭!”黄永玉说:“这才是正味儿。”又听说,一次开会启功和黄胄同行,黄那时行路不便,拄着拐棍走。启功虽然寿高八十,上楼的时候,三步两步,跑到前面去了。黄胄开玩笑,说:“你跑得真快,像兔子!”启功回头对他说:“怎么,你想跟我赛跑啊!”文人的幽默大抵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