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在海外:梦 园  

2017-06-05 09:01:33|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             园
                      作者:贝勒梅(法国)
                          翻译:闻城

  《读者》: 总第 147期

  来源 :中国时报

 

  怀格瑞夫妇乔迁到英国朴次茅斯的迷人乡间小别墅,算来已有3个月了。

  1975年10月15日晚上10点,怀格瑞夫妇俩在就寝前,轻松地观赏着电视节目,突然间,背后的声响使他们转过头来。

  原来是他们7岁的女儿艾丽丝穿着睡衣走下楼梯。怀格瑞太太从沙发椅站起来向她走去。

  “艾丽丝,怎么你还没睡?时候不早了。”

  孩子并不答话,只是继续走下阶梯,她母亲有点焦急:

  “回答啊,嘿,艾丽丝。你是不是口渴?你要……”

  怀格瑞太太说了一半,突然间停住了,向他先生做了个手势,要他过来。孩子已走到楼梯口,现在又走向厨房。怀格瑞先生挡在她面前,艾丽丝双眼圆睁,眼神空洞,她好似什么也看不见,脚步也不寻常,看起来像个木偶似的。无疑,她还在睡梦中,她正在梦游。艾丽丝一步也不停地穿过厨房,开了门,走出院子。她父母不知所措地跟着她。

  他们看着她越过草坪,十分确定地穿过庭院的树木,最后走到院子尽头,停在一个沙堆前面。这个沙堆是她爸爸为了让她玩铲子、水桶而设置的。

  一两分钟过去了,在寂静漆黑的庭院里,10月的秋夜已有凉意。最后,怀格瑞太太下了决心,她轻轻牵起女儿的手,喃喃地对她说:“来,艾丽丝,该回去了。”

  孩子顺从地被带回她的房间里,等她睡下后,父母讨论起方才这桩奇怪的事。这是艾丽丝第一次闹梦游——到目前为止,她一直睡得很好。但是他们并不特别为此忧心,一定是她睡前兴奋过度,也许是她刚才喝的茶太浓了。晚上不再给她茶喝了,若是类似情形再发生,他们将请医生。

  第二天,当怀格瑞去上班后,怀格瑞太太便问小女儿:

  “艾丽丝,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做梦了?”

  孩子兴致勃勃地回答说:

  “对呀,妈妈,我做了个奇怪 的梦!有个小女孩在叫我,她跟我说:‘来沙堆里跟我玩。’我去了,我等她,可是什么人也没有……”

  怀格瑞夫妇很快就忘掉了10月15日这件小意外。但是,3个礼拜之后,同样的事又发生了。

  怀格瑞夫妇正看着电视,又听见背后轻微的下楼梯声。艾丽丝穿着睡衣向前走,姿势僵硬,眼光无神,像个真人大小的洋娃娃。

  与第一次一样,她走进厨房,开了门,一股刺骨的冷风吞没的整个房子。怀格瑞太太想有所行动,但被她先生拉住。据说这时千万不能喊醒她,否则很危险。

  艾丽丝身着睡衣,赤脚向前走,似乎对寒冷毫无感觉。她穿过草坪,再一次停在沙堆前。当她母亲牵住她的手时,她顺从地跟着她走。

  这次,怀格瑞夫妇开始担心了,这不再是兴奋过度或是茶太浓的问题,他们的女儿患了梦游症。于是,他们打算打电话给医生。

  第二天,医生发现孩子一切健康,经过检查这后,他问道:“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做梦?”

  “有,同样的那个女孩喊我,她跟我说:‘你睡着了,我也是,我也睡着了,来,来梦园找我。’我去了,可是她不在那里。”

  等小女孩走开,医生向她父母解释道:

  “你们的女儿被一个记忆纠缠着,她很可能在院子里遇到了什么事,使她印象深刻,清醒时她宁可忘记它;但是夜晚,在她梦里,这些记忆又回来了,照你们看,梦中的小女孩会是谁呢?”

  怀格瑞太太做了个很无奈的姿势。

  “我实在看不出来,我们才刚到朴次茅斯,她还没有时间交什么朋友,总是自己一个人玩。”

  怀格瑞先生说。

  “当她发病的时候,是不是会到院子里某个特定的地点?”

  “是的,她总是去她的沙堆前面。”

  “你们没想过去翻翻看?说不定埋了什么东西。”

  “埋了东西?”怀格瑞先生对这几个字感到浑身不舒服,她许事情比他想象的更严重。他说,“医生,你可不可以陪在艾丽丝身边?我不希望她看到我,我要去沙堆里找找看……”

  几分钟之后,怀格瑞先生回到房里,艾丽丝正安详地和母亲及医生说长道短。他则一脸苍白,向两个大人做了个手势,要他们到客厅。在那里,他跟他太太低语道:

  “亲爱的,得把孩子送到你父母那儿去住一段时间,不能让她看到即将发生的事。”

  怀格瑞太太惊跳了一下: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先生以激动的声音回答道:

  “在沙堆下面,大约十几公分深的地方,我挖到一个洋娃娃,一件小子孩的洋装,还有……人的骨骸。”

  二

  当天,史密森警长赶到现场,将不幸的遗骸送往法医部门,并吩咐怀格瑞夫妇随时等候传讯,虽然他不认为在这桩怪事上他们会有什么责任。就算并非专家,他也看得出这些骨骸已历时久远。

  果不出所料,48小时之后,专家检验结果显示,这是副女性孩童的遗骨,年龄约七八岁,死亡时间可上溯到20~40年。其余则不详,死亡原因无法鉴定,骸骨并未受任何撞击。

  史密圭警长收集了1935~1955年间所有不明孩童失踪案的资料。当他面前摆着一叠尘封已久、装订陈旧的档案时,实在抑制不了心中油然而生的奇异感觉。整个案子充满诡谲,这小女孩的梦,还有另一个我们一无所知的小女孩。在全英国,有多少这类的奥秘,多少不幸悲剧涅没在遗忘之中?

  经过两天的研究,史密森警长终于找到他要的东西:小女孩叫芭芭拉·泰勒,失踪于1945年3月,也就是说30多年前。她当时住在目前怀格瑞拥有的农舍里。

  史密森警长并不乐于此一发现,1945年3月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比起太平无事的时期警方的调查自然不那么仔细。

  以下是当时警方调查的结果:

  3月3日,马格丽·泰勒——当时住在怀格瑞夫妇现有的房子里,报警说她8岁的女儿芭芭拉失踪了。当天下午,芭芭拉原本要去参加她一个小朋友蕊芙·威廉的生日会,她就住在隔几条路不远的地方。

  晚上,不见女儿回家,她母亲开始担忧,便去了威廉家。但使她惊慌不已的是,他们并没有看见芭芭拉,而正打算去看她,好问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当然,警方马上在当地展开搜索。一般猜测,可能是离家出走,出了意外,或可能是虐待狂犯下的凶案。虽然在战争期间要侦破此案不容易,但当时还是排除万难,探查了当地所有的河川、湖和运河,一切搜索宣告无效。1年之后的1946年3月,这件事也就存档了。

  此外,在这份档案中,有关这位母亲个人的资料,当时似乎并未引起警方的注意。

  自从开战以来,马格丽·泰勒与女儿独居,她先生在法国战场被德军俘虏了,此人在敌战末期,也就在芭芭拉失踪后不久的1946年元月过世了,死于在营中所感染的结核病。警方报告指出,最后马格丽·泰勒一等事情归档,就移民到澳洲去了。

  史密森警长当然打算到澳洲寻找这位马格丽·泰勒,但是他先在英国本地展开调查。这桩惨事的证人似乎都消失了——除了蕊芙·威廉,这个与芭芭拉同龄,失踪当天芭芭拉原本预定去她家的小朋友。

  经过简短的追查,警长终于找到线索:她在伦敦担任服饰厂牌的设计师。到达她家时,有一瞬间他曾感到惊讶:他要找的是一个小女孩,而来开门的,却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说来也是,蕊芙现年38岁了,一切已是30年前的事。

  史密森警长带着遗骸旁找到的洋娃娃,在一番客套寒暄之后,拿出来给蕊芙看,她的激动溢于言表。

  “是的,是芭芭拉的洋娃娃!我还曾为此非常嫉妒呢,因为它比我的洋娃娃漂亮……可我总以为终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见。”

  警长现在确定一件事,他知道死者的确是芭芭拉,但是也许蕊芙能再给他一些其他的线索。

  “谈谈她吧,您看是不是有什么能对我们有所帮助的?”

  蕊芙·威廉皱起眉头,努力搜索着自己儿时的记忆,那叙述时的样子实在令人感动,犹如自己进入到了一个梦中:

  “那时我和芭芭拉非常好,甚至可以说是最好的朋友,她是个乖巧的孩子,个性开朗。当然我们有时也会闹别扭,不过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是很正常的。”

  蕊芙·威廉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我想起来,也许有些事情您会感兴趣!芭芭拉有时跟我说起一个叫‘包叔叔’的,当我问她是谁时,她回答说:‘就是包叔叔嘛。’我从来没能再多知道些什么。再说,她从不邀请我到她家。她跟我说:“妈妈不肯,因为包叔叔……”

  这一次调查,使史密森警长掌握了许多重要的材料,他也知道,在英国本地再也查不出什么了。接下来,他只有到澳洲才能找出真相。

  三

  他向澳洲警方请求协助,调查关于马格丽·泰勒及一个名叫罗伯的小名简称“包”的男人。

  答复很快就到了。15天之后,史密森警长收到如下的电报:“马格丽·泰勒于1946年伴随着罗伯·罗宾逊移民澳洲,同年7月结婚。马格丽·泰勒死于1967年4月。他们正在对她先生进行提讯。”

  澳洲警方接手这件案子。在与小院相对的地球另一端,他们将揭开埋藏已久的秘密。

  在悉尼,他们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罗伯·罗宾逊。这位先生现年65岁,但是看来老一点。在警察面前,他马上自我陈述,声音疲惫:

  “我就等着有一天人家来质问我关于芭芭拉的事,我独自负荷这个秘密太沉重了。马格丽因此而去世了,她病中不停地重复着:‘是上帝在惩罚我!’”

  事情发生的30多年后,在世界的另一端,罗伯·罗宾逊开始他的告白:

  “我并没有参加作战,我由于心脏畸形而退役。我住在朴次茅斯,因而认识了马格丽·泰勒,她先生当时被俘虏。很快我们两情相悦,马格丽说服我跟她同住,如此维持了4年,我甚至还照顾小芭芭拉,我挺喜欢她。后来,战争结束了,马格丽要我走,说他先生早晚都可能回来。我搬到伦敦,将近有1年没看到她。1946年3月,她通知我她先生死了,问我是不是同意与她一起移民澳洲,我说好。

  “与她会合时,我很惊讶没见到芭芭拉。她告诉我她不想带着芭芭拉。她把孩子托给她父母了,等她长大些再接来与我们同住,我相信了她……

  “1年以后,当我们结了婚她才向我坦白事实真相。她弄死了芭芭拉。一个夜晚,趁孩子熟睡的时候,她把孩子闷死,埋在院子里。”

  叙述至此,罗伯·罗宾逊看着警察,眼底含着悲痛,他看来像个很老的人。

  “我知道,我早该劝她自首,但是当初我太懦弱,或者说太自么,我要她留在我身边,所以,我一直对此事缄口不语,严守秘密。”罗伯·罗宾逊满腔痛苦地又述说道,“马格丽总算付出代价,她是绝望而死。至于我,守着这个可怕的秘密,我很庆幸终于摆脱了它……”

  没有什么理由不相信罗伯·罗宾逊的供词。当然,他的说法也可能是假的。他或许也参与谋害小女孩,甚至或许他才是唯一的凶犯,但是在经过了这么久之后,什么也无法证明。真相如何也只有他心中有数了。

  这件尘封的芭芭拉案,终于会合其他卷宗,一起进了档案库。至于怀格瑞一家,在医生的建议下搬了家。自此,他们的女儿艾丽丝再也没闹过梦游,她从此忘记了“梦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