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之窗:当面子成为双刃剑  

2017-04-05 15:52:14|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面子成为双刃剑
                       作者:倪海兰 
来源:读者杂志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村干部。村民们经常为宅基地、家务事,甚至退还嫁娶费用,要父亲出面“和稀泥”。这在村人看来,是很有面子的事情。那时候,村里方圆五里,谁不知父亲大名!父亲的面子,为家族带来荣耀,让家人出门办事无往不利。但当我的婚姻与亲情较劲时,面子成了双刃剑。

  18岁那年,媒人给我说了一门亲事。男方是镇上公务员,家境优渥。照世俗眼光,他们当然不会瞧上农村人家,但男方同意了,当然有冲着父亲面子的分儿。我和男方打过几次交道后,觉得他华而不实,又听别人说这家人内部经常打架,遂想退掉这门婚事。父亲不乐意,手敲桌子梆梆响:“就冲着我的面子,这门亲事也不能退。”于是,父亲的面子成就了这桩婚姻。男方果然是花花公子,酗酒,赌博,只听妈妈的话。蜜月还未过去,我们就拌嘴,推撞。一个夏日中午,男方在他母亲挑拨下,把我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在众目睽睽下,我穿着拖鞋,哭哭啼啼跑回家。从来不生气的父亲生气了,敲得桌子梆梆响:“恁些人都看见了,以后咱们面子往哪搁?不行,这回说啥也得离婚!”母亲也急得搓手:“这打一回以后就打习惯了,叫你爹还咋去镇上开会?”在父亲的支持下,我坚决和男方离了婚,净身出户。父亲的原话是:“咱不要他一分钱,本来图人不图家,现在要钱,人家肯定说闲话,面子往哪搁?”

  我到了深圳,开始自食其力。对于一个初中还未毕业、社会经验不足的女性,生存谈何容易。为省钱,我租住楼梯间,床头是水管通道,经常有流水声。平常在电饭锅里熬稀饭,就咸菜。夏天热,房间像蒸笼,出汗多了,就凉快了。堂姐来看我,一进房间,眼泪哗哗流,抱住我:“海兰,这太苦了。”后来,堂姐送来一个15元钱的电风扇,成了房间里唯一让我留恋的物品。

  物质贫乏没什么,最残酷的是精神受煎熬。空虚,找不到生活信念,每天像无头苍蝇,茫茫然过着。做业务被骗过,谈恋爱被甩过,但我终究熬了过去。说到底,还是自小家庭培养出来的面子观念给了我支撑——不能给家人丢脸,不能堕落,要不然父亲的面子往哪搁!

  我终于有了体面的工作,携了真心待我的男友回老家,父亲的面子却挂不住了,因为男友长得不好。我述说男友的才华和性格优点,父亲没接腔,母亲耷拉着脸在院子里进进出出。我和男友含泪辞别家乡,重新来到深圳。几年后,我们领了结婚证。生女儿时,医生建议剖腹产,我拼命给母亲打电话,说很害怕,身边没有一个可信任的人。母亲只说没啥可怕,谁谁谁都是剖腹产。生的那关过了,养女儿的这关,我却无能为力。产后抑郁症来袭,我甚至无力为女儿哺乳。我想回到家乡,重温儿时旧情。一向节省的老公,为我们母女买了飞机票,好让家乡人知道我们是坐飞机回去的,家里人也倍儿有面子。回去后,母亲在村里人面前夸耀了几次,说我是坐飞机回去的呀!

  然而,抱着刚满月的女儿回去,却发现此时亲情已与儿时有天壤之别。我抱着女儿坐在庭院乘凉,母亲也在摇着蒲扇,这般天伦之乐实在让我感动。我有些心酸,泪就冲出来:“知不知道这些年我受了多少苦?”母亲头也不抬,撇了一下嘴:“那是你自作自受。”多年来隐忍的委屈顿时化作屈辱:“好像在外面受罪是我乐意的!亲事是你们定的,也不看跟我性格合不合,家庭环境适合不适合;婚是你们让离的,出门打工也是你们定的!这些年,我只报喜不报忧,现在就诉说一句,我受了多少苦,受了什么苦,你们坐下倾听过吗?”如果说从前隐忍是为了亲人,那么现在发泄是因为不甘。母亲拍着大腿,大喊大叫起来:“你拿刀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怀里女儿开始尖声哭泣,不断有村人上家门。我抱着女儿走出去,母亲没有拦我,父亲坐在椅子上吸烟。

  两年再没跟老家联系。那里对于我,只是一个符号。想起刚满月的女儿一路受的惊吓,想起我们母女俩孤苦无依地住在宾馆……那几个小时,我不时盯着手机,手机却总是不响。在母亲看来,我伤了他们一生用面子堆积起来的面子。他们也是用面子为我换面子,我却打碎了面子,还破坏了他们的面子。

  去年春节,接到侄儿的短信,他说奶奶在镇上遇到我一个同学。我一听是母亲看到的,马上心就淡了下来,什么话都没问。今年侄儿考上大学,我给他打了电话。晚上,侄儿短信一条接一条来了,说:“小姑,我忘跟你说了,我爷爷又生病了,这次有点严重,你能不能问候问候我爷爷,这样他会很开心的。自从伯去世后,你也不愿意回来,这个家就碎了。求你了,小姑,以前的事都忘了吧,有什么苦就当面说,一家人坐下来吃个饭,聊聊天,这是我多么希望的事呀!”我心里一动,这个自小就当留守儿童的侄儿,经历了跟我当年相似的情境。跟侄儿再打电话,明明听到母亲在旁边,可就是不过来接电话……也许,我是真伤了她的面子,没能做一个温顺的女儿,没能给她一个体面的女婿。这些都是面子上的事情。

  不知道在父亲有生之年,我还有没有勇气,去推倒那道堵在我们父女之间的冰墙。那是面子,父亲一生的荣耀和成就。而我的面子,只是想得到父母的承认。他们的爱和笑容,是我一生渴盼的面子。然而,当面子成为双刃剑,它伤害的不仅仅是面子,还有里子……

  (孙浩玮摘自《北京文学》2014年第11期)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