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点滴:被窝里的示众 作者:余秋雨  

2017-03-31 08:45:27|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窝里的示众
                       作者:余秋雨 
来源:读者

  “文革”中有一件小小的趣事,老在我的记忆里晃动。

  那时学校由造反派掌控,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清晨全体师生必须出操。其实当时学校早已停课,出完操后什么事也没有了,大家便作鸟兽散,因此,出操是造反派体验掌权威仪的唯一机会。

  老师们都是惊弓之鸟,不能不去;像我们这批曾经对抗过造反派的学生也不能不去;只有几个自称“逍遥派”的同学坚持不出操,任凭高音喇叭千呼万唤,依然蒙头睡觉。这很损造反派的脸面,于是他们在一次会上决定:明天早晨,把这几个人连床抬到操场上示众。

  第二天果然照此办理,严冬清晨的操场上,呼呼啦啦的一群人吃力地抬着几张高耸着被窝的床出来了。造反派们一阵喧笑,出操的师生们也忍俊不禁。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了,难道强迫这些“逍遥派”当众钻出被窝穿衣起床?如果这样做他们也太排场了,简直像老爷一样。于是造反派头头下令:“就让他们这样躺着示众!”但蒙头大睡算什么示众呢?我们边上操边看着这些床,这边是凛冽的寒风,那边是温暖的被窝,真让人羡慕死了。造反派头头似乎也觉得情景不对,只得再下一道命令:“示众结束,抬回去!”那些“温暖的被窝”又乐颠颠地被抬回去了。后来据抬床的同学抱怨,这些被抬进抬出的人中,至少有两个从头到尾没有醒过。

  示众,只是发难者单方面的想法。如果被示众者没有被示众的感觉,那很可能是一种享受。世间的惩罚可分为直接伤害和名誉羞辱两种,对前者无可奈何,而对后者,那实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一个人要实现对另一个人的名誉羞辱,需要依赖许多复杂条件,当这些条件未能全然成熟时,就很难真正达到目的。

  让他们站在寒风中慷慨激昂吧,我们自有温暖的被窝,尽情酣睡。

  (张建中摘自文汇出版社《山居笔记》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