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人世间:来生再也不爱你 作者:余平夫  

2017-03-30 15:40:33|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生再也不爱你
                         作者:余平夫 
来源:读者

  娟娟:

  我从你的信中感到,你是个纯真的姑娘,在爱情的路上时而清醒,时而迷惘,时而快乐又幸福,时而苦恼又悲伤。所以你来问我这个老头子:“怎么办?”

  我只能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我过去的学生的故事。主人公姑且隐其名,男士曰“王生”,女士称“隆娘”。

  他们在进入大学的时候相爱了。没有什么戏剧性的情节,只是王生早几天报到。因为他的家在南方偏僻的山区,他怕交通不便,耽误了时间。他步行到县城,又乘那时候的普通客车一夜两天来到学校。一个寒门学子最知道该怎样花费那微薄的生活费,那是他的寡母为人做家务和自己半工半读挣来的辛苦钱。他报到后就做志愿者在车站、校门口迎接后来报到的新生。

  在校门口他接到了隆娘。隆娘是老干部的女儿,她的妈妈是位司局级的领导,在省城里自然称得上“高官”。隆娘的哥哥在战争年代被寄养在农民家里,长大后才回家,直到今天还在亲生父母和养父母家来回奔走。比起这位不善言辞的“农民哥哥”,隆娘有如公主。一切公主的优点和毛病她都有:活泼、自信、骄傲、矫情、敏感、腼腆,充满幻想却又能坚持理想。她丽质天成,却又讨厌人们称她为“美女”,聪明却故意装傻,羡慕那些不露才智而勤奋努力的人。总之,她让人有点难以琢磨。

  那天中午,王生在校门口接到她,把她的五六件箱包放上手推车,又背起她的一个小包,让“公主殿下”轻松地甩手步行。北京的夏末,天气犹如婴儿的脸,变幻无常。当他们快走到女生宿舍楼时,大雨不期而至。王生赶紧脱下上衣,披在隆娘头上,自己只穿着背心,快跑着把手推车推进楼门。当他把隆娘的行李背上三楼后,隆娘感激地问道:“师傅,这点钱请您务必收下,可以吗?”那是张十元的钞票,当时是笔不小的钱。王生瞧着她,微微一笑,接过钱,转身走了。

  开学前两天,隆娘接到一封信,里面夹着一张十元钞票,信中写道:“非常高兴你能加倍报答为你服务的劳动付出,但我是志愿者,不收取报酬,更何况我是你的同班同学。为了庆祝我们即将开始的新学年,我冒昧请你吃饭——我请客,你掏钱,以那十元为限。如蒙恩准,明日下午四时东校门见。你想吃北京菜吗?我们一起冒一次险,听说豆汁儿又酸又臭,我想试吃一次。”结果可想而知,“第二次握手”由彼此的歉意到释怀的微笑,从拘谨到轻松的调侃,再到彼此友善的自我介绍,进而到真诚的信赖。这顿北京的砂锅菜,外加两碗豆汁儿,不到十元,却催生了两位青年一生美丽的诗篇。临分手,两人相约互相帮助,建立友谊,简直可以称为兄妹。王生送给隆娘一个母亲缝制的小钱包,里面装着这次十元“晚宴”找回来的零钱。

  这段往事,是他俩事后亲口对我说的。“文革”的时候我曾被批判“为学生保媒拉纤”,真是冤枉。他们的爱情生长之迅速,如升空的火箭,何劳旁人催化?何况他们此后的表现简直无可挑剔,无论学业、社团工作、社会实践,样样优等,彼此促进。自然,他们之间也有燃烧的热情和人为的苦闷。这人为的痛苦,一面是客观的阻力,比如下乡劳动、社会实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系里必定将两人分到两处,徒增两人分离相思之苦。后来,分而又见的惊喜更增加了爱情的温度。有时两人故意制造些小矛盾,比如一些无关宏旨的不同观点的碰撞,由争吵到故意避而不见,直到一方道歉才见面,这样,感情更加甜蜜。

  五年的大学生活过去了,“文革”却还没结束。他俩的爱情受到第一次真正的考验。王生被分配回到家乡的县城,隆娘却以照顾复出工作的老父亲为由,被要求留在京城。母亲为隆娘找了一位英俊青年,隆娘却宁愿接受母亲“断绝母女关系”的威胁,也决不动摇与王生的爱情,一定要和他一起到山区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而不享受特权留在北京。她胜利了,和王生一起出发,送行的是同学和我这个不称职的老师。我在车站见到一位憨厚的中年人,他微笑着拥抱隆娘,深情地亲吻她的额头。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隆娘的哥哥,因为此后他找到我,述说了他妹妹的故事。他真是位好人。

  据他说,王生在县教育局工作,隆娘在中学教书。他们只有微薄的收入,还要赡养王生的寡母。一个总在王生面前撒娇的“公主”,一改前颜,素面朝天,系起围裙,操持家务,殷勤地侍奉婆婆。老太太是在微笑中去世的,临终时还紧握着隆娘的手说:“老天爷心疼我,给了我个好儿子、好媳妇,隆隆啊,娘谢你呀!”

  老人满意地走了,上天又为他们送来爱的结晶:隆娘怀孕了。她特别想吃酸的食物,王生就到城外的山上采杨梅。“他真傻,”隆娘的哥哥对我说,“他不知道野杨梅总是长在山坡边,密密麻麻的,挡住视线,斜坡下常是悬崖。他就那么死心眼儿,偏偏在悬崖边上采杨梅,一脚没踏稳……幸亏被棵树挡住,但还是伤了腰和腿,被救下来了,可是瘫了……隆娘跟我说:‘哥呀,要是我不怀孕,他不采杨梅,就不会……’我说:‘你别犯傻,要精心保住孩子,哥帮你……’”

  我在这个憨厚的男人眼里看到了晶莹的泪花。我明白了王生和隆娘的生活是多么艰难,于是我想接济他们。她哥说:“不,隆娘说她在您这儿保存了个钱包,她只要那个……”我想起来,在他们离开北京时,隆娘递给我一个书包,说:“此去情况不明,有些宝贵的东西请老师帮忙保管。”我一直把那书包放在箱底,从未看过。赶紧翻出来,打开书包,里面是五本日记簿和一个闽粤一带手绣的钱包,非常漂亮。这大约就是他们初次相约吃饭时的纪念物,里面一定还有当年结账剩余的零钱。我立刻懂了隆娘的心境,她视这比一切钱财都贵重,她依旧保持着一种高贵的品格,爱情超越了贫困……隆娘的哥哥说:“医生说妹夫站不起来了,可隆娘不信,天天为他按摩。听说山南有位医生针灸效果好,她就凑钱买了辆板车,每周两次拉着妹夫爬三十里山路去针灸……她挺着个大肚子啊……”他哭了,眼泪毫不掩饰地滚下来。“我让我的女儿去帮她,但她坚持自己拉车,说这是她的责任。直到她临产,才……我妹夫哭着对隆娘说:‘来生再也不爱你,你爱得太苦太苦……’”

  隆娘的妈妈终于来看女儿,老太太哭着骂隆娘:“爱,比命还大呀?你要把我那没出世的外孙子整死啊!”老太太在县城一直住到外孙出生,才抱着婴儿回到北京,临走时把钱跟眼泪一块儿留给女儿。

  后来,隆娘哥哥打电话给我,说了他们的近况。隆娘照旧拉着王生去针灸。奇迹发生了,他的腿有了知觉,渐渐会动了,会走了。一年后,他康复了。他们照了一张相片,寄给我。两人并肩携手站在一起。王生似乎变化不大,而美丽的隆娘却显老相,鬓角似乎隐藏着白发。那时,她应当不超过三十六岁。照片上的他们笑着,灿烂的笑容如阳光,照得我流泪。

  王生在家翻译科学论文,给各种刊物投稿,又应邀到学校讲演,名声渐起。后来,他的一篇有关法国文学与中国现代文学关系的论文获得法国有关部门的奖项,他被邀请到法国讲学。他有些犹豫,放心不下隆娘。隆娘却说:“去吧,走出国门,展示你的才华。让世界知道中国,让中国更了解世界。这不是我们的理想吗?别担心我,我永远是你的隆娘。”她陪他到北京办理出国手续,妈妈问她:“傻丫头,不和他一起去?法国可是浪漫之地呀!不怕他……”她说:“不怕!他是我的男人!”

  隆娘送走了丈夫,又回到小县城教书,等着他凯旋。这一等就是三年。

  三年后,他回来了,教育部把夫妇俩调回北京。他急忙通知隆娘,不日将回家接她,但他没说何日何时哪次列车回家,想给她一个惊喜。

  那个春天,中午,很好的阳光,列车停在县城车站,只停车两分钟。王生跳下车,走了几步,忽然站住,他看见隆娘领着儿子站在阳光下平静地望着他,好像望着早晨散步归家的亲人,不像是望穿秋水盼望丈夫归来的样子。王生满眼是泪,急急跑过去,抱起儿子,搂住妻子,轻声说:“你怎么知道是这趟车?”隆娘依旧轻声说:“我天天来,反正只有这几趟车……”说着,微笑的脸上沾满泪珠。丈夫还是那句话:“来生不敢再爱你,你爱得太苦。”然后流着泪吻着已经发福的隆娘……

  我的故事讲完了。一位艺术家告诉我,有过坎坷和悲伤的爱情最动人,走过崎岖道路的爱,更真切。你说呢?

  哦,如果你想见他俩,我去替你问问。他俩觉得他们的故事很普通。

  真诚地祝你获得幸福!

                                                    愚师

                                                   2012年10月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