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点滴:三根针  

2017-03-20 17:07:18|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根针
                          作者:凸凹 
来源:读者

   记得我在平原读书的时候,母亲从一百多里外的老家来看我。下车后,她不认识去学校的路,一公里的路程竟走了一个多小时,汗水把她那件打着补丁的旧衫浸湿了。我要她擦一擦脸。毛巾从脸上过一过,雪白的毛巾便如墨染一般。一路上,她经受了多少风尘啊!

  我带母亲去饭店,问她想吃什么。她说,来碗白米饭最好。

  饭店快关门了,只剩下两碗冷饭。母亲说,冷饭也好。我想要两个热菜,店里人说,掌勺的师傅下班走了。母亲拎起桌上的一个瓷壶说:“这不是有酱油吗?”便将酱油淋到饭里,埋头吞咽。望着黑白相杂的一碗冷饭和吃得津津有味的母亲,我的心中酸涩掺杂,感慨万千。

  到了宿舍,母亲坐在我们宿舍的大通铺上,让我把上衣脱下来。我上衣的领子已起破茬儿。她掀开她的大襟,里面的衣角上别着大、中、小三根针。她一针一线缝补着,花白的头发沐浴着学生宿舍昏黄的灯光。同学们回来后,纷纷围拢过来,看着母亲抽着母爱的丝。有个小个子同学,竟让泪水在窄窄的小脸上挂满。

  我心中极热,倏然生出这么一种感觉:母亲在的地方,就是家之所在,即便这个家再残破,也温厚!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