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社会:上大学的树  

2017-12-30 16:35:32|  分类: 情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 大 学 的 树

                          熊培云

    我曾写过老家有棵古树,被树贩子连根拔走了。我曾为此肝肠寸断,并且做过一个梦。
    我梦见一辆辆卡车把农村的许多大树运走了,而我不知道村子里的那棵古树最终去了哪里,于是开始寻找它。我想追回一棵树,如同追回我远去的故乡。
    故乡走了,我还在。这样的故事,我很想拍成一部纪录片。
    后来,在县城的宾馆里,我遇到一个初中同学。我们已经近三十年没见面了。他当年成绩差,没有考上大学。大概是为了套近乎,他对我说:“你们村我很熟悉,我去那里买过一些树。”
   “包括村口那棵古树吗?”那一刻,我想揮动拳头。
   “我买走的是几棵樟树……”同学似乎意识到我的不快。
    那是一次痛苦的聊天。一边是假装的久别重逢的热情,一边是内心痛失所爱的翻江倒海。我们都是“农村国”被押解进“城市国”的奴隶。不同的是,我做奴隶时不伤害“故国”,而这个同学,在城里做奴隶的时候还要去乡下贩卖奴隶。
   “有机会到浙江出差的时候就找我啊,我请你吃饭!”最后,同学客气地说。我说:“好吧。”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个虚伪的人,我答应了一件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几年后的一天,我在离家三十公里左右的乡间公路上走着,远远望见一辆卡车载着几棵树。我赶紧举起相机,拉近镜头。那是我在梦里看到的一幕:树枝被截断了,露出的伤口,像暗夜里的繁星。
   “那是几棵考上大学的树。”我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一批批的大树进城了,农村千疮百孔。那一天,我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一棵考上大学的树。和这些被削枝去杈的树的命运一样,我当年也是被时代的巨浪连根拔起,冲进了城市,待漂浮不动了,就在一个角落里扎下根来。

    李金锋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追故乡的人》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