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点滴: 夜 读 抄  

2017-11-30 17:09:22|  分类: 美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    读     抄
                      作者:且庵
                   
                       抛掷到如今

    张岱《快园道古》记一事:“正德间有妓女,失其名,于客所分咏,以骰子为题,有句曰:‘一片寒微骨,翻成面面心。自从遭点污,抛掷到如今。’座客惊叹。”几百年后之今日,我辈读来,还是惊叹,惊其才,叹其命。弱弱一女子,如此才偏偏如此命,尤叫人心痛。
    我不打麻将的,否则,坐到麻将桌前,一拿起骰子,怕就要想起几百年前这一个风尘女子吧,手中的骰子又怎么掷得下去,真是要掷一回叹一回。但细想想,谁又不是老天爷手里的一只骰子呢?抛掷在尘世,抛掷到如今。

                        讲与不讲

    张岱《快园道古》记:“赵大洲在京师,何吉阳问曰:‘大洲近来讲学否?’大洲曰:‘不讲。’吉阳曰:‘若不讲,何所成就?’大洲曰:‘不讲,正是我成就处。’”

    今日之世,“讲坛”多,“讲师”多。若不讲,何所成名?何所成星?何所成神?但不知如今还有没有赵大洲了。若有,定是胆小人,定是怕羞人,定是非成功人士。

                        只消如此待之

    《梦溪笔谈》里记一事,题曰“打关节秀才”:“许怀德为殿帅。尝有一举人,因怀德乳姥求为门客,怀德许之。举子曳襕拜于庭下,怀德据座受之。人谓怀德武人,不知事体,密谓之曰:‘举人无没阶之礼,宜少降接也。’怀德应之曰:‘我得打乳姥关节秀才,只消如此待之。’”被人家“如此待之”还“只消”,原是读书人自家做得丑啊,怪不得人家看不起你。世上之辱,怕都是自取其辱。你我不能免,惶恐,惶恐。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