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绝唱老三届》:十九岁远行  

2016-09-17 11:00:49|  分类: 连载:《绝唱老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唱老三届》十九岁远行 
                        作者:肖复兴
  
    陆扬今年考上了大学,她特地报考的是外地河南的一所大学,一去千里,那么遥远。 
  陆扬的父亲老陆,是我中学的同班同学,三十多年来友谊非同寻常。我约好几位老同学为陆扬送行,选择了离老陆家比较近的花市附近的一家餐馆。学生时代上学,我们经常走过这里。如今,这里面目皆非,新盖的金伦大厦和正在盖起的新世界大厦金碧辉煌,马路正在拓宽,到处尘土飞扬,沸腾一片。想起我们那些前尘往事,真如开元天宝一般遥远了。 
  举杯碰盏时,我对陆扬说:三十年前,我们和你爸爸跟你现在一样,先后离开北京也去远行。临行前,我们这几个同学也找一家饭馆聚了一聚。那家小饭馆离这里不远,花市路口的正对面,现在都拆了。那时,我们四个人才凑足了两角六分钱,买了一瓶小香槟,分倒进四只杯中,然后碰杯一饮而尽。从此悲欢离合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那时,我们和你现在一样的年龄…… 
  陆扬笑吟吟地听着。我不知她听懂了些什么?同是青春年少,三十年的岁月已经隔开了一条漫漫的长河,我们彼此站在了河的两岸。 
  她能理解她的父亲吗?三十年前,老陆到内蒙古的察右中旗插队,他从小家里就生活困难,一直是赤脚上学,又是赤着脚穿着力士球鞋,斜挎军用背包去插的队,他只是没有忘记在背包里要带着一个小铜哨。像所有的知青一样,他在那里无端地将青春荒废。如果说惟一的收获,就是他靠那个小铜哨有了对象结了婚,便也有了他最珍爱的女儿陆扬。 
  像所有的知青都有一段传奇故事一样,老陆在学校里就爱当裁判,在旗里他又是篮球场上的一名好裁判,他带去的小铜哨几乎随身携带形影不离,便派上了最好的用场。那一天在旗里当完裁判,回村的长途汽车的末班车已经开走了,只好腿着回村了。和他一起没有赶上末班车的还有同村的一个女知青,60里的山路,起初月光融融,清风习习,又有女伴相随,倒也其乐无穷。但是走到半夜突然前面遇到一条狼,四围夜色,鬼火幢幢,人眼与狼眼相对,吓得腿脚发麻,亏了他急中生智掏出他的那个小铜哨,拼出老命使劲一吹,夜深人静时分,四山回声显得格外嘹亮,竟将那狼吓跑了。等他惊魂落定,女伴却已经吓得晕倒在他的怀中,结成他今天的姻缘。 
  那种荒蛮艰辛生活中的浪漫,只是菜汤上浮动着的一点油星而已。短暂的青春更只是开春时分知青房檐挂着的冰凌,很快就融化得没有了影子。像许多知青的命运一样,他和妻子艰难地先后回到北京,熬过了一段难熬的待业生涯之后,好不容易他在一家运输公司搞业务,妻子在一家单位食堂当炊事员。这样虽不富裕却平稳的生活并没有多少年,运输公司不景气,他下岗了,妻子的食堂也不景气,马上面临下岗的威胁。这时候,女儿陆扬就要考大学。 
  日子和日子可大不一样,贫民百姓的日子就是这样屋漏偏遭连天雨。他的家只有一间窄小的小屋,他天天抽着烟并开始抱着二锅头的酒瓶子喝酒,越喝越凶,在屋里驴子转磨一样转一样吼,一副困兽犹斗的样子,郁闷和无奈一起在他的心中也在小屋中翻滚膨胀。终于有一天爆炸,好脾气的妻子忍耐不住了,和他大吵一架,大半夜里吵得天翻地覆。妻子骂他并不是没有道理,并不是只是你一个人下岗,一个男子汉不去努力想办法改变生活,天天就这样泡在酒里醉生梦死借酒浇愁,孩子就要考大学了,这样在家里怎么复习功课? 
  就在他们吵得厉害的时候,他们没有注意,女儿陆扬流着眼泪痛苦地跑出了家,从东面的花市一直跑到了西直门,一夜未归。紧接着,她的高考一模成绩只有330分,所有的老师连同她自己都觉得已经与大学无缘了。 
  就在拿到女儿成绩单的这个时候,像突然听到一声刺耳欲裂的哨音,老陆惊醒过来。他想起了那年在内蒙古碰到的那只老狼。 
  难道现在的情况还比那时更恶劣吗?我就这样束手无策了吗?他把陆扬叫到身边,对女儿说道:我先去找活干,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活,我就先把酒戒了。你自己要树立信心,这次考的不是你原本的水平,我敢保证,你高考时一定能考到410分。 
  女儿将信将疑,是对自己的成绩,也是对爸爸的酒。 
  他说得很坚决,让女儿一定要相信。他只要求女儿报考偏僻一些的外地的大学,这样吃饭等花销可以节省一些,以他家现在的实际情况,以现在大学并轨收费的情况,他只能这样要求女儿。 
  女儿听他这番话,一时不知该信不信?他那肯定的劲头仿佛女儿已经考入了外地的大学。她对父辈这一代无论如何想象都难以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人生。 
  他果真把酒戒了。他先是指着二锅头的酒瓶子对女儿说:我每天只喝这么一点儿,你帮助我看瓶子上的印,要是过了印,你就说我,骂我!然后,他将这个痛苦的过渡尽可能地缩短,彻底将酒瓶子扔出了屋。     
     
  他果真去努力找活干,开始给人家守夜看大门,后来,干起农村干过的电工老本行。他不再好高骛远,只要能挣钱,他豁出去了老脸,豁出了力气,吃得了苦,而不再将苦写在脸上,倾诉在家里,发泄在妻子身上。 
  家的小屋像一只风雨飘摇中的小船,终于又驶向波平如镜的水面。像所有的老知青一样,苦难没有压垮他,他在和女儿对话时,也是在和自己过去的大半生对话。青春的岁月已经颗粒无收,他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再重蹈覆辙。大学,永远是这一代人永不消逝的梦,这个梦即使过重地压在下一代的身上,也要在下一代身上破梦重圆。陆扬能理解吗?会觉得父亲的期望值过高,将自己这一代生活的阴影强加在他们下一代身上吗?但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三十年,青春连一支花炮都不如,不如花炮还有缤纷的一闪,却如花炮一样飞快地只剩下一堆灰烬。该上大学的年龄,我们到了农村去插队;该恋爱的时候,我们没有公园的花前月下,只有荒野里的冷风和老狼;该结婚成家的年龄,我们还在到处漂泊。待我们好不容易回到了城里,新一代年轻人已经和我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甚至跑到我们前面,幸运永远和我们隔窗相望,而变革的生活需要有人以下岗作为代价时,历史便再一次选择了我们作为牺牲。所不同的是,三十年前,我们青春勃发,现在我们老态龙钟。更不同的是,三十年前,我们是为我们自己和膨胀的理想,现在我们是为了你们——我们的后代。陆扬,你明白吗? 
  一身牛仔裙装的陆扬青春洋溢,总是微笑地望着我们,听我们讲述那些对于她仿佛天方夜谭的往事。她今年十九岁,她比我们要幸福,她将去远行,归来时迎接她的是美好的前程。我们十九岁远行,归来时已找不到靠拢的岸。 
  我忽然想起三十年前,我比老陆早走四个来月先七月底去的北大荒,老陆到北京站送我,火车已经徐徐驶动,他抱着一个大西瓜拼命地追着火车,将西瓜从车窗口递给我,眼泪流了出来。他到内蒙古插队时已无人为他送行,他独自一人踏上了北去的列车,已是落叶满地,寒风呼啸,凄凉颓丧之感,涨满在他的心里,同时涨满在那个时代。 
  历史有时真有着惊人的重复,三十年过去了,明天,陆扬,你也将踏上列车远行。只是你不再是独自一人,手里握着的也不再是单程车票,阳光灿烂之中,你的爸爸妈妈和我们一起为你送行。 
  (附记) 
  老陆一家三口如今过的很美满。前几年,他家拆迁,一时没房子住,他爱人的弟弟慷慨援助,他们住进城北靠近立水桥的小区里一个单元楼房里。老陆两口已经退休,女儿早从河南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回到北京,先后在几家公司工作,干得都不错。现在,在一家猎头公司作总经理助理,年薪8万,待遇可观,手头大方,常常资助爹妈,只要是爹妈需要,不带二话,倾囊而出。不管爹妈要不要,他们住房的取暖费、物业费,都是她缴,每月还硬塞给他们老俩口一千元作为零花钱。她希望让他们老俩口的日子过得富裕舒服些,她觉得她们老两口吃的苦太多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陆杨尚未出嫁。她今年29岁了,也老大不小了,老陆老俩口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找个合适的人家,把女儿早点儿嫁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