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世相:上学记  

2016-08-24 09:18:57|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  学  记
                       作者:顾城 
来源:读者校园版

  我并不知道,上学就是一个新的绝望的开始。母亲爱我又非要我上幼儿园不可的道理,我是后来才明白的,据说是为了让我从小就学会过集体生活。我怎么会知道,正是对这种集体生活的恐惧使我逃进又逃出,从幼儿园逃进小学,从城里逃到乡下去放了猪,逃进单位,最后又逃得远远的,跑出了国。

  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年幼时期的最后一次斗争,母亲带我进城,我实在不愿意上幼儿园,母亲就带我在城里的一家招待所里住了一夜(她正在那里开会)。第二天,我依旧僵持着不去幼儿园,这时母亲怒了,天在下雨,她把我撇在街上,大步地走了。母亲走远了,我无法追上,就在绝望中往泥水里一倒,大雨不停地下着,我放声大哭,母亲站住了,我也坐了起来。看她迟疑着又要走,我便又往泥里一倒;我们之间好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线拉着,她一走我就一倒,我一倒,她便站住了;最后她还是回来了,满脸都是雨水,我也站了起来,紧紧地抱住她。我知道我太没道理了。我跟着母亲走到一个门洞里避雨,我的身上都是泥水,在一级凹凸不平的石台阶上,我站着,拉着母亲的手,我看她穿着灰色的衣服,好看得很。我不再哭了,开始注意周围的景色。有人从阴暗的门洞里出来问我们:“怎么了?怎么回事?”母亲跟他说:“小孩……”我惭愧地听着,一些大孩子走过来看,他们都背着书包。我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这是个阴暗、宁静的下午,我们就这么站着,站在门洞里,等着雨停。最后上没上幼儿园我不记得了,我只是还记得那个门洞成了我日后出入最多的地方,每块砖都认识了,我就是在那儿上的小学。

  后来我长大了,不用母亲带着、父亲推着也会走路了,才一次次地知道了时间,知道了路是不能随便走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