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点滴:你可以“酷”吗——刘墉  

2016-05-14 15:43:07|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可以“酷”吗
                          作者:刘墉    

  最近去参观朋友新买的公寓,才走到街角,他就迫不及待地指着一层高楼:“瞧!那就是我家。”

  正指呢,却听见背后一片匆匆的脚步声,冲来几个穿制服的大汉,急着大声问:“什么事?什么事?”

  我一怔,说:“没事啊!我朋友正告诉我们他家在哪一层,有什么问题吗?”

  “天哪!我们还以为楼上失火了,拜托你!以后不要随便指好不好?”原来他们都是附近大楼门口的管理员。

  这件事让我想起刚到美国教书的时候,常在办公大楼的走廊跑,也曾被一个同事责怪。

  我当时问他:“我又没有撞到你,怎么会影响你?跑,是我的自由。”

  那同事却板着脸说:“你跑,让我以为失火了,心不安,所以你的自由影响到我的自由。”

  在中国人的丧礼上,可以呼天抢地,甚至不哭的要被认为不孝和无情。可是在西方人的丧礼上,亲属能不落泪,却会被赞赏,认为那是有自制力的表现。因为丧亲是你自己的事,如果你大声哭喊,使别人不知所措,就是失礼。

  所以自由有个必要条件,就是不能影响到别人的自由;自由的基础是,自制和守法。

  前两天我太太说:“你知道某某小提琴家,虽然是朱丽叶音乐学院研修班毕业,却没进得了大学部吗?”

  “拉得那么好,为什么朱丽叶不收?”我不解地问。

  “因为他在研修班的乐团里,太表现他自己,常不听指挥的。”

  我非常欣赏着名导演李安的一段话:

  “拍国片像做皇帝,大家听令于我;拍西片像当总统,总统是要出去取悦每个人的。”李安这么说,是因为拍国片时,导演最大,爱怎么干就怎么干;拍西片的时候总得跟制作人、演员、摄影和片厂沟通,他虽有导演的自由,却要尊重每个人的意见。

  今天如果你问我什么是“酷”,我要说:“酷”不是作皇帝,是当总统;“酷”是不失规矩的自我发挥。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