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之旅:好人总会有人疼  

2016-04-22 16:36:38|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人总会有人疼
作者:简媜 来源:《健康生活报》

  一个我不认识的朋友的友人,据说是个擅长园艺的雅士,年轻时颇有几段浪漫情事,可惜薄缘难以深耕,就这么孑然一身老了。朋友跟他的交情不深不浅,近20年了,比普通朋友黏些但还揉不成知己,往宽里说,算是放在心坎儿上的。

  朋友得知他罹患重症,即刻动用人脉打探权威医师并且陪他看病。刀,免不了要开,接着还得承受一连串复杂且艰辛的治疗过程。

  她买了一顶时髦的扁帽送他,在帽上签名的不是哪位炙手可热的政治人物,而是她的法师朋友及几个莫名其妙被抓来签名的比丘、比丘尼。她说她拿着帽子跑去佛寺,虔诚地找了一下午的“祝福”。

  “戴着吧。”她对即将动手术的友人说,“不管遇到什么事,永远永远记住,你不是孤独一人,我会陪你走这段路。”

  好大的气魄,真是好大的气魄!敢对人说“我会陪你走这段路”。一句话,让人听了觉得这还是个有诺言的社会,是个执手不相忘于江湖的美好时代。

  我叹了口气。忽然,没头没脑地勾起一丝念头,觉得他俩之间绝非一张白纸,遂大胆地问:“你恋过他对不对?要不然怎会……”

  “年轻时候的事情,不重要了。”朋友说,“他是很好的人,好人应该有人珍惜。人跟人之间有什么、没什么很重要吗?疼一个好朋友需要百千万个理由吗?俗脑袋!”

  友人的病情不乐观,两人都知道往下的路不只是泥泞,更是暗无天日的暴风雪。起初,他们互相瞒着对方,用尽虚言浮词鼓舞对方的心情,倒分不出谁是病人了。后来,两人都词穷,在病房里相拥痛哭。他,近60岁的人,哭得涕泪纵横,哭得忘却过去、遗失未来,哭罢也疲了,沉沉而睡。

  她守在床边,看他睡着。那一刻,她知道很快会失去他,心里却不再悲伤。她说,他那张布着霜发乱髭的瘦脸仿佛是暴风雨之后平静的湖面,没有天光云影来打扰。因而她明白,这趟路的目的是陪他走到十丈红尘的边境,那儿亦是众神花园的入口,他得一路蜕去肉身皮囊,才能进入灿烂的园子,重新恢复成婴儿。

  朋友的友人终究进了加护病房。她天天去探,比家人还勤。她附在他耳畔,牵着他的手,第一句话说:“老家伙,今天有没有用功做功课?有的话,握拳头。”他一共握了20多个拳头给她,然后,在深夜,猫似的走了。

  世界仍然忙碌,死去的人往天上走,诞生的人一一落地。

  当友人的家人告知她死讯时,朋友正在繁华商业区的大厦内上班。她只说了一句不深不浅的话:“我知道了。”没问往下的事。后来,她连葬礼都没去,她知道他的灵魂不会乖乖坐那儿让众人鞠躬的。

  朋友说,她得知消息时,外头正在打雷,接着下起了大雨。她没别的感觉,只是有点想笑,心里骂他:“一辈子都不会看脸色、看天气的家伙,选这种日子出远门,够你淋的吧。”

  她流下泪。雷,响得如痴如醉、死去活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