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照片的记忆(7)  

2016-12-04 11:08:50|  分类: 《原创》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前的挣扎 


          《原创》照片的记忆(7)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六八年下乡前母女合影(天津人民公园)


    我出身职员家庭,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心里始终有个包袱。

    文革期间,父亲当然无法逃脱被打倒的命运。
    
    先是交代问题、(那是肃反时就已经有个结论的事情)后来半天工作,半天交代问题、再后来就进了牛棚,那已经是六八年夏天的事情了。

    一天,我们母女几人在家;外面锣鼓声越来越近停在了我们胡同前,接着更近了,直到停在我家门前。立刻打倒反革命分子XXX的口号声不绝于耳。父亲被送回街道批判了。先是叫父亲念大字报,而后认罪。造反派一番训斥,告知明天去造反司令部报到,而后耀武扬威的去了。父亲进得门来,直直的躺在床上,泪水立刻涌了出来。全家默然无语···。

    晚上,冒着风险,宋詠带着我的十几个同学来家安慰,那是给了我们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啊!事隔几十年,每每和家人谈起这些,我们仍沉浸在深深的感恩之中!

    此前,大哥给我找好了大庆的广播员工作(那时候天津可以自找出路,我大哥是大庆井下技术员,大庆先进工作者,自然和部队一派,而当时支左部队说了算),我已经和校革委会说过,他们同意了的。

    我已经买好了当晚的火车票。不料有同学“密告”了我父亲被送回街道贴大字报一事,于是,父亲单位的造反派把我叫了去,狠狠地训斥一番;说我这样的反革命子女只能去农村改造,去大庆是搞破坏!又说,你大哥也得揪回来,他没有资格在大庆工作!父亲当时在“陪”,一旁站立,只有“点头”的份儿。

    后来听说,高三连集合,连长王XX口无遮拦的通报了我的事情,高喊一个反革命子女去大庆?要干什么?···他杀一儆百,狂妄之极,幸亏我没有在场,如果我在,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件事情,过去多年后,同学们才告诉了我。

    于是,我只能下乡改造。68年10月10日,我和同学王荷苓踏上北区的列车,去内蒙插队去了。

   下乡前,我们母女四人在人民公园留下了这张照片,当时父亲在牛棚,大哥在大庆,二哥被单位天津骨科医院派去内蒙出“六二六卫生工作队”。一家人再没有照过“全家福”。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