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照片的记忆(6)  

2016-12-04 10:40:12|  分类: 《原创》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八年战斗队解散,大家下乡前合影

                 
     《原创》照片的记忆(6)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后排左一张慧娟因母亲瘫痪在床留津(弟弟下乡)
                 左二郑冰莹山西插队
                 第三吴士贤、第四王继芳邢台插队
             中排左一李翠茹留津
                 中间王荷苓内蒙插队(和我同组)
                 第三殷淑贞因病留津
             前排左一冯玉华插队(一直和大家失联)
                 左二杨文焕内蒙插队(去世)
                 第三宋  詠邢台插队(去世)
                 第四本人内蒙插队
   
   每次翻看这张照片,就会想起文革的日日夜夜,引起我对同窗好友无尽的思念。

   这张照片应该是拍照于六八年六月,虽然“战斗队”解散了,大家的“热情”不减,胸前佩带毛主席像章,照片上留有“红旗战士永远忠于毛主席”字样,这就是我们那代人的“情怀”。

    从这年六月,杨文焕第一个报名下乡开始,时间不长,我们就各奔东西了!

    文革期间躁动不安的校园内已经没人坐在教室里了!每个班的课桌椅都堆起来中间的空地是用来辩论用的。

    第一次抄家、破“四旧”,主义兵带领下我们去的英语教师袁复家。虽然他不教我们,但是他特殊的身份(袁世凯的孙子辈),各班几乎都先后去过。他家住在马场道的一栋小楼,楼上、楼下翻过,又去地下室翻查,有袁世凯小老婆(?)画像遂被砸毁、又发现一箱肥皂和毛巾,搬了出来···,折腾一番,回的校来。推开教室门,一张墨迹未干的大字报赫然入目:狗崽子听着!说是抄家现场,有个狗崽子同情反动派,竟然用他家的毛巾擦自己的狗脸云云···,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觑,人人自危。

    给老师贴大字报,班主任李慧珍老师“首当其冲”;那是个雨天,批判的大字报从教学楼的南头一直贴到北头,我班“主义兵”把李老师揪来,要她手里拿着话筒站在椅子上念大字报,还不时的喊道:大声!虽然下着雨,举伞围观的同学还是不少。本来李老师说话声音就小,又是顶风冒雨威逼之下只能声嘶力竭的念着···,声讨完毕,回到宿舍,她放声痛哭,悲切的哭声传来,很叫人悲伤,多少年过去了,这凄惨的一幕恍若昨天。那是我们多么敬仰的物理老师,她对同学细致入微的关心爱护怎么能忘记啊!

    几十年后校庆,再见到李老师,她竟然还能叫出我们每个人的名字;我因在外地,她还特意请我和几个同学去她家吃了一顿饭。师恩难忘,师恩难忘啊!

    我们数学老师柳书诰收到父亲病危的电报,情急之下坐飞机回上海,处理了父亲的丧事回得校来。教学楼墙上的批判大字报当头一棒;说他“今天仍不忘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随之对其教学狠批一通,说对工农兵子女怀恨在心,说她们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吓得他原地转圈,嘴里叨叨着,这可怎么是好!

    上学期间每次在路上见到,柳老师总是下了车子(他骑一辆自行车),亲切的喊我们的名字,和我们并排行走,柳老师比我们大不多,我们常常如朋友一般的谈话,那就是我们的良师益友啊!

                               ······
    
    复课闹革命(名存实亡)我们是把课桌对墙而放,每人对墙而坐。手捧红宝书背读,室内一片寂静。

    班(我们是女生班)里的几个红卫兵正在忙着社会上的打砸抢、内查外调。偶尔进的教室来必定手中挥舞着鞭子,进门就大喊:狗崽子们竖起狗耳朵听着···,此时,必定要警告班里的XX如何如何。

    一天,听说她们去抄了班里XXX的家,已经是人心惶惶了。

                          ······ 

    一天,班里红卫兵刘XX把我叫到讲台前问了父亲的工作单位、父亲的政治情况。
    
    父亲进了“牛棚”,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我想“父亲的情况”父亲单位的造反派一定是通知了学校,我知道我的厄运就要来了。那是六八年七月的一天。

    文革的校园生活,校庆八十五周年的《天涯桃李报春晖》”——天津市实验中学八十五周年校庆纪念文集(1923—2008)上刊登了我的回忆文章:《难忘的高中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