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文苑:象牙色毛衣 ——裘山山  

2016-12-30 16:14:39|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象牙色毛衣 

     作者介绍:裘山山,女,1958年5月出生,祖籍浙江省,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军区一级创作员。1976年入伍,1978年发表小说、散文。曾任部队文化教员,文学刊物主编等,作品曾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全国优秀散文杂文奖等,并有部分作品被翻译为英文、日文和韩文。现为成都军区《西南军事文学》副主编。著有散文集《女人心情》、《五月的树》,小说集《裘山山小说精选》及长篇小说《当代第一比丘尼——隆莲法师传》。

      
     他是丈夫的老朋友。

  她和他相识也有些年头了。

  谈恋爱时,他是他们的“保镖”、“信使”乃至闹矛盾以后的“说客”;结婚时,他为他们布置新房———他是个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连出门旅行,都是他接送。

  她很感激他,总是对丈夫说,在众多的朋友里,他是最热心帮助他们,并不求回报的一个。丈夫亦点头称是。

  然而,这么一个活活泼泼、乐于助人的人,自己的感情生活却十分不幸。他谈了一次又一次恋爱,都以失败告终。偏偏他又是个极重感情的人,所以每次败下来,都要沮丧许久。

  他没有姐妹,母亲也早已故去,这使他的生活在缺少女性的温情和抚爱下,显露出一种十分明显的窘迫。

  在又一次和一个女朋友闹僵后,他来到她家。她并不劝慰他———那没用,她只是静静地织着毛衣,听他有一句无一句地讲着他和那个女孩子的事。他忽然苦笑着举起双肘说,你瞧,我毛衣破成这样了,她也不肯替我织。你知道我这个人,感情上总希望别人更多的给予。我孤独得太久了。

  她心中生出无限怜悯,但依旧什么也没说。后来他走了,胳膊肘毛衣磨破的地方露出红运动衣的颜色,十分刺眼。

  晚上,她对丈夫说起这些,丈夫也叹气。于是她说,我给他织一件毛衣吧!

  丈夫沉吟半晌,说,以后吧。

  她便不再提。

  终于有一天,他结婚了。

  那是很神速的。他几个月没来,她还以为他外出了。然而突然的一天,他便带了一个女孩子来,进门就说,这是我爱人。

  她由衷地为他高兴。丈夫也乐呵呵地跟他开心。她赶紧上街购回一块非常漂亮的挂毯送给他,补作结婚礼物。

  新房布置得很漂亮,一看就出自他的设计,那块挂毯挂在客厅里,很有点艺术家的味道。

  然而,挂毯还没落上灰,他们又离异了。

  这一回他彻底绝望了。他对她和丈夫说:看来我只能过单身生活了。他没有说那女孩子一句不是。

  他依旧穿着那件旧毛衣,只是两只破袖子被拆掉后补织了一段不伦不类的颜色。

  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纪念。他苦笑着走了。

  她决意要为他织一件毛衣。

  丈夫说:这家伙对色彩挑剔得很,你得先问问。

  她就去问他。他呆呆地怔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给我织毛衣?

  怎么啦?她尽量把口气放平淡:不相信我的手艺?

  不不不。他笑了,我哪能挑剔你的手艺。我只是……其实也没什么。

  那就告诉我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他认认真真地想了很久,说,象牙色。

  她想不出象牙色是什么样的颜色,但还是点点头。打这以后,她见商店就进去问,但得到的回答总是:没有。

  这样一耽搁,三个月过去了。

  后来她终于托人从上海买到了,那是一种似淡黄又似浅灰的颜色,透出几丝温馨。

  她设计了几种样式,去问丈夫。丈夫说:我怎么都行。

  又不是给你织。她嗔怪道,但心却莫名地忽悠了一下: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丈夫噢噢地应着,随便指了个花样。

  不知怎的,她把已经绕成团的线又塞进了箱子,重新买线给丈夫织了一件,尽管丈夫早已有了好几件。

  这样一耽搁,三个月又过去了。

  到了秋天。她觉得他已经有很久没有来了。她想织好毛衣后再和丈夫一起去看他。

  起了头,但总是织织停停,进展很慢。并且丈夫晚上在家时,她会自然而然地将“象牙色”放下,拿起别的毛线活儿。那时她已有了身孕。

  织到一半时,她生产了。

  孩子一掉下地,便有千万件事情从地下冒出来。她和丈夫都忙得不可开交,丈夫胡子拉碴,头发如乱草,让她看着心疼。

  光阴似箭似弹指似流水。

  孩子已经蹒跚学步了。有一次,那只小手不知从哪里扯出一团线来,越拉越长,最后带出了那件织了一半的象牙色毛衣。

  她顿生歉疚。同时也想起,他已经有很久没来过了。她赶紧拿出来织,又赶紧向朋友打听他的近况。朋友说,他早于几个月前申请调到甘肃敦煌去了。

  她惊愕,他居然不辞而别。问丈夫,丈夫说,他曾到他单位上来告别过。

  为什么不跟她说?她问。

  这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你给他织毛衣?丈夫半开玩笑地说。

  于是她和丈夫很久不再谈到他。

  突然有一天,他死了。丈夫告诉她时,眼睛红红的,连续抽了两包烟。

  他夜里行路时,掉进了荒原上的一口枯井里。

  在他留下的遗物中,有一封写给她和丈夫的信。其中有一段是专门写给她的———

  我知道你一定早已将毛衣织好,可我不愿来拿,每次见到你,我最怕的就是你告诉我:毛衣织好了,拿去吧!为了这个,我索性不再来,也为了这个,我才不辞而别。自从你对我说,你要为我织一件毛衣,我就一直感到一种温情萦绕在心头。我总是想,在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人在为我织毛衣。我不愿让这温暖的感觉中断。我最需要的不是毛衣……

  她和丈夫赶去参加他的葬礼,带着那件不再能温暖他的象牙色毛衣。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