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史海拾贝:历史故事  

2016-12-20 15:41:10|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  史  故  事

来源 :新民晚报、人才管理、中学历史教学参考(1995.4)


                                                         尖头奴与笔公

                               ●司马一勺

  古弼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主政时的大臣。他的脑袋上尖下圆,颇像毛笔的笔尖。太武帝给他的绰号是“笔头”,不高兴时呼他为“尖头奴”,臣僚们则尊称他为“笔公”。

  某日,太武帝赴西河打猎,诏命古弼为随从骑士选送良马,古弼送去的却都是羸弱的瘦马。皇帝怒道:“尖头奴如此不听话,回宫后定要杀掉他!”

  皇帝的话传到古弼那里,部属都很吃惊,担心惹祸。古弼说:“养战马是为了让战士驰骋,以防强敌入侵。皇上行猎,用一些劣马已够了。朝廷有什么责罚,全由我承担。”

  太武帝回宫后,知道了古弼选送劣马的原因,沉吟半晌,叹道:“笔公如此用心,确是国家栋梁!”对古弼慰勉再三。□

  (李宇光摘自《新民晚报》)

                                                              嗜鱼拒鱼

                                 ●文 水

  两千多年前,鲁穆公的大臣公仪休,是一个嗜鱼如命的人。他被提任宰相以后,鲁国各地有许多人争着给公仪休送鱼。可是,公仪休却正眼不看,并命令管事人员不准接受。他的弟弟看到那么多从四面八方精选来的活蹦乱跳的鱼都被退了回去,甚是可惜,就问他:“哥最喜欢吃鱼,现在却一条也不接受,为何?”

  公仪休很严肃地对弟弟说:“正因为我爱吃鱼,所以才不接受这些人送的鱼。”

  弟弟的眼睛里带着疑惑不解的神情问:“那是为什么呢?”

  公仪休接着说:“你以为这帮人是喜欢我、爱护我吗?不是。他们喜欢的是宰相手中的权,希望这个权能偏袒他们、压制别人,为他们办事。吃了人家的鱼,必然要给送鱼的人办事;执法必然有不公正的地方,不公正的事做多了,天长日久哪能瞒得住人?宰相的官位就会被撤掉。到那时,不管我多想吃鱼,他们也不会再给我送鱼来,我也没有薪俸买鱼了。现在不接受他们的鱼,公公正正地办事,撤不了职,罢不了官,我爱吃鱼,拿我自己的钱买,这才能长远吃鱼。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呀!”□

                                                          见箸思箕子        
                                    
                                    ●杨春蕖

  箕子是商纣王的叔父。纣王登位之初,天下人都认为在这位精明国君的治理下,商朝的江山一定会坚如磐石。一天,纣王命人用象牙做了一双筷子,箕子见了,劝其收藏起来,而纣王却十分高兴地使用这双象牙筷子就餐。这本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满朝文武大臣都不以为然,惟独箕子从此忧愁起来。别人莫名其妙,问之。箕子答:“纣王既然用象牙做筷子,必定再不会用土制的瓦罐盛汤装饭,肯定要改用犀牛角做成的杯子和美玉制成的饭碗;有了象牙筷、犀牛角杯和美玉碗,难道还会用它来吃粗茶淡饭和豆子菜叶煮的汤么?国君的餐桌从此顿顿都要摆上美酒佳肴了;吃的是美酒佳肴,穿的自然要绫罗绸缎,住也就要求富丽堂皇,还要大兴土木筑起楼台亭阁以便取乐了。想到这样的后果,我感到不寒而栗。”

  箕子的预言果然应验了,蜕变后的商纣王恣意骄奢,暴虐无道,仅仅5年时间,便断送了商汤绵延500年的江山。□

  (徐 峰摘自《人才管理》)

                                                            如此执法官

                                 ●王法理

  清朝时候,张朋瑶依仗着雄厚的家资取得了显赫的官位,但他实际上却是个胸无点墨的庸碌之辈。这一年,张朋瑶被派到某地去当主考官,试卷呈上来左看右看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张朋瑶是个虚荣心极强的人,又不愿请别人代阅,怎么办呢?辗转反侧,搜索枯肠,终于想出一个“高招”来:他将试卷一份一份地编上号,卷成长管状,一一插在签筒里摇,像摇卦那样,最先跳出来的便录取为第一名,以后再摇一次取一名,直到取满名额为止。结果,有真才实学的儒生士子往往名落孙山,胡诌乱扯的低能者倒榜上有名。

  这件事传出后,有个考生义愤填膺地在张朋瑶下榻的驿馆大门上贴了一副嵌字对联:

  尔等论命莫论文,碰;

  吾侪用手不用眼,摇!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