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照片的记忆(14)  

2016-12-13 15:41:48|  分类: 《原创》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迟来的高考
 
    七六年打倒四人帮文革结束,十年动乱这一页沉重地翻了过去,国家、个人、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这一切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清楚。

    六六年废除高考制度,我失去了高考。七七年恢复高考,这一年我三十岁!

    然而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我还是兴奋不已,因为有政策说:年龄可延长到三十岁、文化不限、政审条件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只要考试合格,就可录取。父亲已经平反,领退休工资了。政审该不会有问题了吧?加之同事们的鼓励,我决定再拼一次。三十岁啊!成功与否只此一战。

    拿出尘封的一堆书,数学、语文、物理、化学、还有不知考什么的政治,一个月复习完,光翻页也要翻一阵子,实在可笑,可我还是认真的复习着。谁想到节外生枝,突然有消息通知说:三十岁的考生必须有特长。我有什么特长?一盆冷水泼了下来,我又成了社会的弃儿,真叫人大失所望。

    考学不成,公社给了我一个任务,给全公社考生辅导语文,公社书记的侄子要我帮他复习数学,我当然推辞不过。没想到这样的付出竟然帮助了我。距离考试只剩一个星期,又传来消息,准许我们参加考试了,这真是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考试是在七七年十二月进行的,东北已经是天寒地冻冰天雪地了,去旗里还要先去泰来住一夜第二天乘车才能到,万一天不好没车那就全完了,时间紧迫,我也想不了那么多。赶紧“翻”书吧,物理、化学、政治考什么也不清楚,仓促上阵,亏是吃在地处偏僻了,这就是命,我有什么办法?

    走那天下了大雪,幸亏老天保佑,公交车来了!

    冰天雪地中参加了黑龙江省(我们当时仍属于黑龙江省)举行的高考。想不到数学考得相当好,我只是一个填空忘了公式,扣掉四分,应该得九十六分。反正也想不起来,用了六十分钟就交了卷,自我感觉很好。只是政治不会及格了,因为考试内容是毛主席的“矛盾论”和“实践论”考前消息全无,有什么办法?不过,总体感觉良好应该大有希望,我兴奋地回学校等消息了。

    日子在等待中过去,焦急是可想而知的。想不到的是我的学生来了通知,我的消息却迟迟没有。难道又因为家庭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无处去说,我又迷茫了。此时传言四起,说我不过是自我感觉不错,其实不怎么样,烦透了!

    正在焦虑中,邮局送来电报,内容是:“速送X X X 的档案到黑龙江省招生办。”其实电报是给公社的,可邮局见了我的名字就给了我,原来我的档案没有送上,这才是通知没来的真正原因。赶快找公社去询问,原来公社党委曾委托文教助理(中心校校长)额尔顿桑布去旗里拿我的档案,而他竟然没去!

    我的一生又因此发生了变化。我平生不信命,我不懈地追求、我奋力地拼搏、我已经遍体鳞伤、我好不容易的一次机会,又要付之东流了!

    此时公社田书记的决定给了我巨大的信任,他派人连夜骑马去音德尔取我的档案,第二天要我自己去哈尔滨送材料,他说只有我是最着急的。那样的年代,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一个偏僻的农村、一个蒙族的公社党委书记,给了我难得的帮助。他叫田喜,是个复员军人。这一晚,几个同行好友备酒为我饯行,大家兴奋地憧憬着我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焦急中坐汽车到泰来、转乘火车、又在齐齐哈尔换车、到哈尔滨已是夜里,找了个旅馆住一夜;清晨急匆匆到了哈尔滨省招办,哪里想到的是招生人员正在开结束会议!

    招生人员的宿舍里,坐满了各地打听消息的的考生,我满腹沮丧,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会议结束,呼盟招生办的焦永宽老师回来,我忙递上材料,他说得第一句话竟是:“你怎么才来?”我几乎是哭着诉说了一切经过后,他气愤的说:“真是草菅人命!你看看你的分吧。”不看则已,一看更是悲伤!原来我的数学果然九十六分(满分一百分)!因为平均六十分就能考上,而我已经平均七十六分了,我可以随便挑学校的!那一年录取率为29:1。如今却没的学上,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如果说以前全怨我的家庭问题,如今父亲已经平反了呀!我一再与焦老师争取,哪怕去农业大学也行,我真不想失去这次机会。他说:招生已经结束,唯一可能的是上师范院校、因为要扩招,据说已经有了消息。随之他开始给我做起工作来了:一是我的年龄已大、二是我正在当老师、上师专两年最适合。我是无奈之下满腹惆怅地离哈而去的。

    过大庆下车和大哥商量,兄妹二人也没好办法,不走明年会怎么样?此时文革刚过,政策的变化还吃不透,况且“强龙摁不住地头蛇”啊!明年的事儿实在难料。就这样,我沮丧地回学校去了。

    记得是中午到了图牧吉中学,学生和同事来接我,大家的温暖和同情使我难以自持;进到办公室我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憋闷了几天的冤屈我终于宣泄了出来,我真不知道我干点什么怎么就这么难?老天你对我太不公平!这件事我一定要搞清楚。然而文教助理老额找不到,让我有火无处发;我只好等待。时间不长,通知来了是呼盟师专数学系。看着通知我只是不住的掉眼泪,还得认命?那时候法律不健全,我又背着个家庭包袱,但是老额我是一定要找的,我非得问问他不送我的档案是什么原因!

    通知来了老额也出现了;我满腔怒火地去找他评理,我在前面走,后面跟着一群支持我的师生“浩浩荡荡”来到校长室;老额看见我来了,满脸笑容的说:“考上大学了,祝贺你。”我马上愤怒的说,“我要问你,你为什么不送我的档案?”他竟然矢口否认!说与他无关,理由是他不是党委委员,党委怎么会让他去拿我的档案!他又与我没有私仇。我气坏了,大声斥责他的无赖:“我们可以去党委找田书记和袁秘书三头对案!”他就是不去,反复说与我没仇,怎么会害我。一句话反而提醒了我,我是得罪过他,他要公报私仇吗?

    记得两年前的一个周日,我们基干民兵射击后,我与别人说着话回宿舍,不想门插着,还挂着窗帘。我以为是小王和小姜先我而回,就一边敲门一边开玩笑说:“你们俩干什么呢,是不是在开黑会。”不想门噌的一下开了,原来是他和老校长俩人,屋里烟雾缭绕、桌子上是没吃完的酒菜。老额马上和我急了,非要我说出他们开了什么黑会,不依不饶;我实在没有想到周日(当时白天我们的宿舍是校长办公室)他们会在这里!他全然不听我的解释,我万般无奈一再发话说你开除我吧,我还是去当知青算了!老校长也一再相劝,闹了不短的时间才算结束。

    其后我们很少共话,他也很少来学校。加之此前我两次的违章(一次带学生去泰来照像晚回校半天、一次学生毕业留校吃了一顿饭)?我想这大概就是根本的原因了,触犯了他的尊严?残酷的惩罚啊!

    我怒不可遏,我和旗文教局的巴局长说了此事,我走后老额降职调走了,然而也注定了我当老师的命运。

    我离开图木吉前,宝成一家忙坏了,大哥找来做皮衣的裁缝,给我做了一件皮袄,说是海拉尔太冷,怕我冻着。又给了我一条羊绒毡子,要我护着腰;大姐对我依依不舍,就怕见不着我了,一再叮嘱我放假要来看她;我走时,大姐和高娃送我到了泰来车站。

 
             《原创》照片的记忆(12)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七七年(三十岁)高考留影

    想我二十一岁下乡(种了四年地、做了两年饭)、二十七岁当中学代课老师、三十岁上大学,这一切都发生在呼伦贝尔大草原。我的青春“种在”了大草原、我的初恋“埋在”了大草原、我的奋斗“印在”了大草原、情系大草原、魂系大草原、三十岁上学仍然没有离开呼盟大草原;草原有我的欢乐、有我的悲伤,有我的留恋、有我的梦想,我是不得不离开它,又很难离开它,草原啊!草原,难道你就不能给我幸福吗?!

    七八年春天学校开学了,我还是振作精神上学去了。开始了这“来之不易”的学习生活!   

  我上学期间,国家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父亲的错案正在纠正,要完全落实政策了,河北省航运局(父亲的单位在天津)新领导很快就来了信,欢迎我去局里上班(我当年就是因为父亲问题,被他们单位造反派勒令下乡改造去的)。和父亲商量的结果,我放弃了。

    

             我的蒙族大哥你还好吗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这张照片是大哥出差顺便来看我,恰好宝成大哥在海拉尔开粮食会议,兄妹三人合影留念。


    八零年春天,我毕业了,然而却回不了天津;我辗转回到祖籍定州任教,后来调到石家庄,直到二零零二年退休,结束了我的教师生涯。

    三十几年过去了,回忆起那些苍凉的岁月,还是叫人难以释怀;然而庆幸的是:几十年的教学生涯,我却由衷地爱上了教师这个工作。

    二零零九年回草原,见到了当年骑马连夜去音德尔给我取档案的栾老师,送上了我这迟到的感谢。回忆往事,恍如昨日。

    二零一三年再回草原,特意去了图牧吉,旧地重游,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