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照片的记忆(11)  

2016-12-10 16:51:08|  分类: 《原创》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十年的岁月(四)

     七二年夏天,天津有关方面到各地招高中知青回津培训一年当老师,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求是家庭历史清楚。

    父亲当时正在受审查,虽然大家和招生的同志一再解释我的情况,但是无果。最后还是六个男生通过,组里只剩下七个初中同学(五个女生、两个男生)和我(荷苓已经去了加格达奇),我又一次因家庭问题所累,“落难”留了下来。真怕经历分别那一刻的“难堪”,我提前给大哥打去电报,他来接我请假去了大庆。

    七二年以后兴起了推荐上大学,我先后被推荐过两次。一次知青办以“可以教育好子女”报上去,结果我的档案里父亲并没有定为“敌我矛盾”?令人苦笑,看来我是不能‘享受’这种待遇的。

    一次参加了考试,只有三门,记得有数学、语文、政治,我的成绩是甲、甲、乙,从成绩讲应该是没问题了,况且知青办史主任了解我的情况也很同情我,据说已经准备报我为黑龙江大学中文系的学员了。

    但是突然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个叫张铁生的考生在试卷上写了一封信:这就是有名的“白卷先生”事件。此信一出,立刻被四人帮之流捧为至宝,说是大学要招“工农兵学员”,出身有问题的我“当然”又失去了机会。

    两次推荐都没成功,别人有意见了,第三次大队不再推荐,我只好背着家庭的包袱继续劳动。抽空到公社、去旗里,说明情况、打听消息,我还是不甘心这样的结局。

    七四年呼盟召开妇女代表大会,我竟然作为扎旗“知青代表”到海拉尔参加了大会,想不到的“好运”突然降临了。

                              《原创》照片的记忆(11)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我和旗乌兰牧骑演员小芬参加盟妇代会海拉尔留影
    
    其实,这一次我还是以知青“可以教育好子女”身份出席的大会。想不到的是结识了扎旗的两个好朋友,一个是乌兰牧骑的独唱演员小芬、一个是机械厂的工会主席张姐,她们的大名叫什么忘记了,真是对不住。更遗憾的是只留下了我和小芬的一张照片,妇代会的合影丢失了!我们很是谈得来,以后每次到音德尔,她们的宿舍就是我的住处,那是我终于有了“回家”的感觉了!

    以前每次去旗里,住过大车店;那是一溜土房,隔成一个个只有一铺炕的“单间”,一人居住,进门脱鞋上炕、炕上一领炕席而已,男女混杂、价钱低廉,只是因为搭乘大车而去,返回时怕被拉下,只好“委屈”于此了。

    住过旅馆;价钱贵些,但是“舒适”多了。一次住了几天,取回晾在外面的衣服,不知为何上面都是黑点,问过同室的住客,竟然告知是苍蝇屎,真叫人无奈至极。

    后来和老乡们混熟了,再去旗里就到他们的亲戚家投宿;亲戚家的热情是叫人感动的,只是常常要和男人们住在同一个屋里(有对面炕的),甚至睡在同一个炕上(只有一铺炕,全家睡在一起),不要说睡觉时的“尴尬”,身上传上虱子那更是经常的事情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