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照片的记忆(5)  

2016-11-29 10:12:43|  分类: 《原创》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发小杨文焕。

   我俩是小学、初中、高中同班同学。文革下乡,又同在呼伦贝尔盟下乡插队。

   小学时半天上课,或上午或下午。其余时间就在学习小组活动。记得学习小组在她家,每次我们来到她家,伯母早早地就给我们摆好了小桌凳,大家来后开始做作业,间歇时间“跳房子”、“踢毽”很是热闹,那是些无忧无虑的时光。

   初中,我们同时考上了师院附中,还在一个班。记得接到通知书的时候,我们(还有寇永华、张英珍、崔娟娟)高兴得跳了起来!从此,每天放学一起回家(我们住得不远),最开心的是一路上总有争论不休的话题,就是争得脸红脖子粗的,第二天又走在了一起。
   
  记得那时候,虽然她的学习成绩一般,但是她很用功,班会上她介绍过学习经验。
 
  高中我们(还有寇永华、张英珍、崔娟娟)仍在一个学校、一个班。高中三年,那是我们要求进步、努力学习的三年。

  那个年代,入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出身要好,学习也要好。诱人的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这一条。

  她出身工人,父亲是八级钳工,高三时书记几次和她谈话,团支部已经定她为发展人了。

  我因家庭问题,一直不敢申请,后来高三还是鼓足勇气写了申请,团宣传委员谈过话,被排在后边了。如果不是文革,也许我们都要“混”入团内了。

  一场文革,改变了一切。她很快戴上了红卫兵袖标。成了我们班屈指可数的几个红卫兵。
 
  不料时间不长,她的父亲被揪,说是“军统特务”。随即送回街道批斗,母亲和二姐陪斗。形势的急转直下,她不回家了,就睡在教室的讲台上。

  六八年下乡的大潮中,她和班里的赵立同学第一个报名去了内蒙布特哈旗插队,内中滋味,只有她自己知晓了!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六八年下乡前(左二为杨文焕)合影

   她在汉族农区布特哈旗插队,我在蒙族半农半牧扎赉特旗下乡。我们再见面时,该是六八年冬了。那一天很冷,很冷!她竟然独自一人冒着严寒来到了我们知青点儿!那几天,是我们下乡以来最快乐的日子了!我们(还有王荷苓)去了绰尔河套,虽然到处一片白茫茫,但是那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天地,我们追逐着、抛着雪球、用树枝在雪地上写着我们的快乐!后来迷路了,幸亏遇到队里的马倌,有他指路,才算返回知青点儿来。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六九年我和杨文焕布旗碾子山合影

    六九年夏秋之交文焕来信要我去布旗,帮她拆做棉袄(在我的同学里,我的针线活还是很不错的,自学成才了,照片里的衬衣就是我自己裁剪用手针缝制的)。那一趟出行,很是惬意;一者只要经过知青点儿,都是热情招待,胡吃海塞的。二者,去了瓜园,西瓜、甜瓜的随便吃,撑的我们走路都费劲。回来前,在碾子山留下了这张照片。

   七零年春节回津,几个同学痛痛快快的玩了一把。留下了十几张合影,也记录了天津当年的解放桥。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七零年回津在天津解放桥上合影
                       (左一杨文焕、中宋詠、右我、后郑冰莹)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七零年四人海河边合影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我们推着郑的新自行车(好像后边是渤海大楼?七零年)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我和杨文焕在天津解放广场留影(七零年)


    七四年,我选调去图牧吉公社中学当了代课教员,她也在布旗选调当了代课教员。

    一年后(?)她被推荐上了大学,毕业后和爱人回了海拉尔,后来进了政府信访部门。

    我还是没能推荐上学,七七年恢复高考,考入师范院校,最终回到了教师行列。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杨文焕与爱人老马(本地人、老高二,大学同学)化疗间隙回海拉尔


    二零零七年春节过后,我班同学在津聚会,主要是要联系上了几个人(尤其有杨文焕)准备忙乱中,X以为通知了我,其实漏掉了。待到大家见面,才发现没有我。这是她们聚会的合影,该是二十三人,这也是全班聚会人数最多的一次。

《原创》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因为我的没能参加,一是郑冰莹一直懊悔,二是文焕打来电话说;几十年没见了,很是想念。要我“五一”去津大家团聚,我是四月二十八日去的天津,二十九日,文焕设宴给我接风。想我们见面相拥的那一刻,已经是三十四年后了!

    她是九七年身患乳腺癌,已经十年了,每年都要化疗,两次转移,还在顽强地与疾病抗争,实在了不起!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照片的记忆(5)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从津 回 海拉尔(化疗间隙)留影

   二零一三年五月,我忙完了儿子的婚事,受蒙族大姐邀请,八月十日去了草原,月底返回石家庄。

   国庆节,接到郑冰莹电话,说她们正在聚会,又是缺我,说十月十九日母校校庆,要我一定早去。    
   我是十六日就去了天津,其后,同学聚会、参加校庆、很是兴奋了几日。学校还给我们老三届照了全家福。

   其后,我们经常电话联系,总是知道她要化疗了,她去了海拉尔疗养;
 
   我们最后的一次通话是二零一五年春节,她的声音大变,含糊不清,说是化疗掉了八颗牙!好叫人担忧!我每天都在纠结,上帝啊!保佑她吧!

   三月二十日,接冰莹电话说:文焕昨日走了!

   我又失去了一个同窗好友。


《原创》文焕,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