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照片的记忆(4)  

2016-11-28 17:17:47|  分类: 《原创》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的这组照片,记录了我和我的中学好友宋詠一生的友谊。

    我初中三年级时(1963年)第一次期中考试用了市十六中的考试题,只记得数学考得最惨,全年级只有几个男生及格;我考了58分,在班(我们男女分班共六个班)里已经是很高的了。今天回忆起来,也不是题有多难,只是没见过而已。接着,学校为了减轻学生负担,全年级成绩大排名,排在后面的同学组成了两个新的班级(一个男生班一个女生班),不再学习俄语(天津只有重点中学开设俄语课)。我们班保留,宋詠就是这时候,来到我们班的。

    初升高时,我们都考了本校,又在一个班(高中四个班,男女各两个班,两个班本校招生,仍学俄语。两个班从普通中学招生新开英语),座位邻近,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
 
    高三毕业,自由复习我们四个人(我、宋詠、米立芙、王安宁)在一起,每天都是听着米立芙的歌声开始读书的,空暇时间更是聊得开心,那是完全自由的高考前复习。

    文革开始了,高考废除,我们留校闹“革命”。
 
    高三最后一次集体行动,是去北京101中学“取经”,回校后,每个班都贴上了一副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于是,学生对立开始。

   很快,开始揪党内走资本主义路线当权派。

   因师院党委书记张建新被揪,宋詠的大哥(师院中文系党支部书记)被称张的得力干将被揪,穿着雪白的衬衣捆绑上台被批,叫楼上的学生泼了一身黑墨水,然后乘卡车满大街游斗。家里随即被抄。因为他们是运动初期被揪斗,消息传来,心情难以描述。

   几天后,我和宋詠都没回家,躺在同学吴XX宿舍的床上相对无言,而后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信,提了几个问题,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文革深入,大字报、大批判、大辩论如火如荼。

   我们的老师们几乎无一人幸免,就是同学之间也多有激烈的大辩论。

   六六年九月,开始了大串连。
  
  下厂串联,我们去了宋詠二哥所在的天津某厂。

   六七年秋,复课闹革命,全班同学(除了几个红·兵还在外面“忙碌”外)把课桌面墙而放,学习毛选。

2016年11月26日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我和宋詠六七年合影
   (这是一张当初叫做三联的照片,这是中间的一张,两边各有我俩的一张,可惜找不见了)

                照片的记忆(4)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我和宋詠六八年合影
    
    六八年夏日一天,我久不回家的父亲被单位造反派“敲锣打鼓”的送回街道、贴大字报批斗、勒令父亲明天去造反司令部报到,而后“耀武扬威”的走了。当时“父亲直直的躺在床上,泪水慢慢的涌出来”的一幕,永远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晚上,宋詠带着我班十几个同学冒着风险来家安慰,留给我们的那份感动,永生难忘!

    六八年,知青上山下乡掀起高潮。当时天津有政策,可以自找出路。大哥在大庆给我联系了工作,经校革委会批准,我已经买好火车票准备上路了。因为父亲被送回街道贴大字报、批斗,(然后入牛棚交代问题,直到我去内蒙也未能见到父亲一面),于是父亲的问题公开化了!此事马上被同学揭发,我随即被勒令取消了当工人的资格,只有下乡改造了——

    六八年十月十日,我和王荷苓去内蒙呼盟扎赉特旗(半农半牧)插队去了!
    宋詠因为有病,没能同行,但是终于没能逃脱下乡的命运,几个月后,去了河北邢台沙河插队。

照片的记忆(4)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我和宋詠下乡前合影

照片的记忆(4)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我们下乡前的一张合影
(前排四人,左起第一人冯玉华失联、第二人杨文焕患癌症一五年三月十九日去世、第三人宋詠患癌症零三年六月十七日去世、右一我)

照片的记忆(4)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七零年春节期间在津体育馆前留影

    七四年,我选调去图牧吉公社中学当了代课教员,宋詠选调进了二十冶当了工人(涉县)。

    七七年十月十二日国务院发布恢复高考消息,我参加了当年的冬季高考,考取大学,毕业后进入教师队伍。她最终调回东燕郊(二十冶),并在北京成家。

   九二年,宋詠身患癌症,从九四年起,我每年暑假到北京和她回合,然后去津与同学聚会,一直到零二年暑假。


                                           照片的记忆(4)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九四年郑冰莹家合影


照片的记忆(4)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九五年校庆和高三班主任李老师合影

    零二年五月,郑冰莹告知:宋詠癌症复发, 二零零二年暑假我去津,在宋詠二哥家,留下了我和宋詠最后两张照片。

          零三年非典肆虐神州大地,六月十七日,我的挚友宋詠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照片的记忆(4)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照片的记忆(4) - 向东 -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原创》怀念我的挚友宋詠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