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一个志愿战俘的爱情故事  

2016-11-18 10:07:34|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志愿战俘的爱情故事
                          作者:斯语
来源 :上海电视
时间:1997.6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在雄壮的歌声中,张泽石怀着青年人的一腔报国热情奔赴朝鲜战场。可他没想到,等待他的并不是杀敌立功,也不是英勇牺牲,而是两年三个月零十天地狱般的战俘生涯以及由此而带来的近三十年的坎坷命运……

  近十年倾心相恋成泡影

  1946年,张泽石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可是,很快他便发现,“科技救国”在动荡的时局中只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于是,他投入了滚滚的革命洪流,用自己的笔、自己的文艺才能为祖国的解放事业贡献着力量。就在那火热的斗争生活里,他遇到了M,一位美丽清纯、坚强能干的女性。他与她一起演出歌颂解放区的秧歌剧《兄妹开荒》,一起排演《夫妻识字》,在他的带动下,她也入了党。后来,他们干脆毅然离开校园,投身革命文艺事业。他们的心,在斗争中靠近,他们的感情,在白色恐怖中加深,直至迎来了全中国的解放。

  就在美好生活向他们招手之际,朝鲜战争打响了。张泽石响应祖国召唤,成了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而M则考上了西北大学地质系,又一次成为一名大学生。临别在即,M用她少女的情怀去鼓舞即将远征的勇士,去镌刻他们爱情的丰碑,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次出征竟改变了他们一生的命运。

  1951年5月27日到1953年9月6日,经过战俘营那没有硝烟的战场的洗礼,张泽石更加成熟了,他利用当翻译的便利,为难友们争取到不少权利,并直接参与和领导了中国战俘的反抗斗争,和他的战友们一起用鲜血与生命捍卫了自己对祖国的忠诚。终于有一天,他回到思念已久的祖国,那是1954年1月3日。

  战俘营的非人生活和不屈抗争,并没有使他忘记M,相反,思念之情在经过岁月沉淀之后变得更加浓烈。而远在西安的M,心中也无时无刻不在惦念着“失踪”的恋人。她终于等到了他回国的消息,于是,正月初十就风尘仆仆地赶到辽宁昌图张泽石的驻地,受到了广大指战员的热烈欢迎。

  张泽石向组织上提出了结婚申请,可是按部队有关规定未获批准,张泽石与M唯有再一次地等待。一对阔别两年多的恋人,仅仅相聚了三天,又天南地北地分开了!

  元宵节过后,风云突变。张泽石和他的“难友们”突然接到通知,他们将根据“热情关怀,耐心教育,严格审查,慎重处理,妥善安排”的方针,接受严格的审查。从此,张泽石陷入无休止的交代之中。他一遍又一遍地写着交代材料,缺点错误一遍又一遍地被夸大,性质一次又一次地升级,而对敌斗争的成绩却一步又一步地被缩小……

  1954年6月的一天,张泽石因“有武器不抵抗被俘,被俘后向敌人供出部队番号,又因怕吃苦而当翻译”等罪名被开除了党籍。幸而他参与领导过战俘营的对敌斗争,总算被从宽处理,承认了他被俘前的军籍。他与许多“归来人员”一起被遣送回四川。

  然而,巴山蜀水已再难容纳他这个落难的儿子,张泽石只有随父到北京等待安排工作。赴京之前,他只身前往西安探望即将毕业的恋人。两情绵绵,M向校党委递交了结婚申请,却又一次未获批准。因为党员结婚要调查对方的政治情况,而张的档案不知在四川还是北京,无从查找。

  西安车站的小旅店里,张泽石终于鼓起勇气,向M坦白了自己已被开除党籍的事实。纯洁的M除了相信组织会弄清恋人的问题外,更向他保证:“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动摇我对你的爱和信任,我决不离开你,无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她自然不会知道,这代价最终会大到自己竟然无以承受的程度。

  M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某国家机关当机要秘书。这个保密岗位,无疑又为他们的爱情设置了一道障碍。此时,M又一次显示了她的坚贞与勇敢。她毅然与张泽石住到一起,希望怀孕可以使组织同意他们的婚事。为此,她做好了随时调离保密岗位的精神准备。

  正是这样一份生死相随的真情,支持着张泽石度过了难熬的四处求职四处碰壁的困难时期。

  1955年春天,张泽石的工作终于落实了,他被分配到北京市九中当教师。M第二次向党支部递交了结婚申请书,不料她所得到的答复却是:如果要与张泽石结婚,她不仅不能从事机要工作,甚至不能留在党内。在党与恋人之间,M做出了痛苦的抉择。在给张泽石的最后一封信中,她写道:“为什么所有的人,连你我的亲人都回答我只能要党不能要你,还都说这是为了我的前途着想……而大家为什么都不想想失去了你,我的前途还有什么可指望的?”

  这封用血泪写成的书信,揭示的似乎是个注定了的结局:除了疲惫与凄凉,张泽石从此将一无所有了!可张泽石没有想到,M所承受的压力远不止这些。

  在分手之前,M的顶头上司就已向她求过婚,M自然坚决拒绝,并要求调到了总工程师办公室工作。分手之后,她又一次回绝了那位原上司的纠缠,并义无反顾地请求调离机要工作岗位。爱情使M变得更加坚强,整整8个月里,她孤军奋战,不屈不挠,为了爱情,她竟然去大兴安岭地质队当了一名技术员。

  然而,破镜毕竟难以重圆。1956年5月,当M再次找到张泽石时,他的身边已有了一位患难与共的女友杨毅毅。于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画上了句号,M永远地走出了张泽石的生活。

  四十载风雨同舟迎新生

  成家,对于张泽石来说不是什么浪漫与甜蜜,而只是履行一道人生中的手续。当妹妹领着同学小B走进家门时,张泽石便洞穿了妹妹的善意。他请妹妹转告了自己的政治情况,自然,其结果是对他颇有好感的小B再也没有走进张家。

  所以,当杨毅毅告诉他“如果不嫌弃我,我愿一辈子跟你吃糠咽菜、穿布衣住茅屋,唯一的希望是你要永远对我好,不变心”时,张泽石不能不动心了。

  1955年的秋天,在老校长的提醒下,张泽石开始注视年轻的语文教师杨毅毅。这是一个活泼大方的东北姑娘,同样经历过一场失败的爱情。她从悲伤中奋起,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教学中去,把初中的语文课上得有声有色。她也爱好文艺,校庆时,她同张泽石合演的话剧得到一致的好评,这一切,都使他们的心走得更近。1955年底,张泽石决心向她坦白一切。信交出去了,他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结果。回信终于来了,那里面充满了一个姑娘纯真的爱情与信任。

  1956年暑假,期盼已久的婚礼终于举行了。简陋的洞房更映衬出他们感情的深沉与丰厚。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们等来的却是一场比一场更大的风暴。

  1957年,张泽石被打成了右派,不仅如此,他全家都遭受到厄运的侵袭:大哥、二哥、二嫂全被定为右派,父亲则成了右派兼历史******。这对结婚才一年的杨毅毅来说,是何等沉重的打击!开张泽石批判会那天,由于过度惊吓,她骤然失去了奶水,只好用奶粉来哺育出生才两个月的儿子。张泽石的收入一下子减少了52元,这给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造成了更大的经济压力。可小杨却没有抱怨什么,她始终都没有跟张泽石划清界线,她用实际行动兑现着自己的承诺。

  1960年,当饥饿席卷中国大地时,下放在西黄村掏粪坑的张泽石更是饿得奄奄一息,全身的浮肿使他意识到死神就要降临。他躺在床上,默默地等待着死亡。到了第三天,杨毅毅来了,还带着十几只当时难以见到的菜饺子。她把饺子一口口地咬碎喂入已无力咀嚼的丈夫口中,然后又用一元钱买了一根胡萝卜和一个鸡蛋,煮熟了塞在丈夫的枕头底下。两天后,她又为丈夫送去一杯羊奶。这些食品,这份爱,让死神望而却步,张泽石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

  1963年,张泽石被摘了右派帽子,生活似乎有了些转机。可是好景不长,1966年5月,史无前例的“文革”风暴开始了。这场持续了十年的运动自然不会漏掉张泽石这个“大右派”、“大叛徒”、“大间谍”。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他想到了死。这时,又是杨毅毅的坚强使他摆脱了死神的召唤。

  张泽石被关入牛棚后,不能与家人见面,杨毅毅就每个月送去带“红”字的香烟,提醒他女儿小红在等待着他的归来。每一次的留言里,杨毅毅都会写上“家里老人孩子都好,你只管放心改造。”但就在1969年春节前的一个月,她的母亲却因癌症离开了人世。她用她的坚韧支撑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她用她全部的爱去抚慰她的丈夫,养育她的子女。

  1971年开始,张泽石走上了上访之路。特别是1977年到1979年,他与集中营时的党支部取得联系,开始为自己,也为六千难友伸冤。杨毅毅默默地支持着他。1980年3月15日,张泽石的右派帽子正式被摘除,新的生活真的开始了。

  1996年,张泽石夫妇结婚40周年,全家聚到一处,杨毅毅深情地说:“我绝对没有后悔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