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兵团佚事系列之五 三笑——易希高  

2016-01-21 17:12:39|  分类: 易希高先生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笑【原创】 - 牵牛过河 - 牵牛过河

 

 

兵团佚事

 

系列之五 作者:易希高

 

                                                                                                三 笑

 

                                                                                                  一


1978年3月,西北边陲的季节虽然来得晚,但毕竟来了,大地解冻了,处处充满了春的气息。

米干事在机关食堂吃完晚餐,手里拿着一只空碗和一双筷子,正回宿舍去,却被人叫住了:“哎!小米……”

一般来说,凡是有点职务的人,在被称呼时,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都会将其职务称呼出来。如果是副职,还会自动地将副字去掉;如果仅在党委里面有职务,而没有行政职务,如党委常委或者委员,也便会称呼其李常委刘常委或李委员刘委员的。称呼者表示尊敬,被称呼者感觉到一种荣誉的享受,真是皆大欢喜。由此,也足以体现伟大时代无比优越的社会制度下的官本位思想。

叫住米干事的人,没称其干事职务,而直呼其姓,而且前面还加了个“小”字,这里面颇有点反常。其实,也属正常,因为这里面有点缘由——


                                                                                                 二


叫住米干事的是农垦子弟学校的音乐教师蒋…

蒋…,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教师。有意思的是,随着国内形势的变化,他的称呼也随之发生变化。曾经几时,他被称呼为蒋教授、姓蒋的、蒋牛鬼、蒋老汉、蒋老头,如今被称呼为蒋老师。说来话长也不算长,蒋老师曾与米干事有着一段特殊的交往,或者说是交情。

米干事,年纪不大,二十挂零,可谓是太阳出山的年龄,也有人称他为小米干事。在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组织上分配他来生产建设兵团。据消息灵通人士说,他家住在北京,家庭很有些背景,属于京城望族之类。组织分配,那只是一种说法,也有的说是他自己主动要求来的。本是望族出身,但他本人并没有表露出特殊的优越感来,与那些常规意义上的纨绔子弟完全不同。当今的中国是全球血统论和等级制度最发达昌盛的国家,高干子弟自然有着一种社会制度带来的优越感。小米干事可有些特别,他平易近人,压根儿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气势。更不同的,他思维敏捷,看问题别开生面,又入木三分,只是轻易不表露与表现出来。百里难挑一呀!大家都知道,尤其是领导们都知道,他来兵团,说得好听是下来锻炼,说得直白些不过是“镀金”而已。前途是大大的有!小米当教育干事,工作尽心尽力,干得相当出色。一般像他这种家庭出身的人,来兵团挺多干上三个月,他却干了一年多,也没见他要离开的迹象。

那还是去年,小米干事到一个边远连队去。骑自行车去的,为了抄近路,他直穿南滩而往。在南滩,正恰碰上了在那里放羊的蒋老头。闲聊几句后,彼此都发现对方不一般。尤其是小米干事,发觉面前这个放羊老头披着一件没上面的老羊皮袄,脸被晒得黝黑,但是,他的言谈话语举手投足都非同寻常。深入交谈后,才知道放羊老头原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只因为被打成右派,于是被强制遣送到边疆农场来劳动改造。那时蒋教授年纪还不大,二十多年来一直在这里放羊,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长,历尽沧桑,姓蒋的、蒋牛鬼、蒋老汉、蒋老头……称呼几经变改。就是这次邂逅,两人竟然成了忘年交。

也是巧,前几天,农垦子弟学校的音乐教师调走了,缺位。米干事向有关领导提议将放羊老头调去代课。因为是小米干事提的,也因为一时在农场很难找到一位音乐老师,更因为那时打倒了“四人帮”,不大以阶级斗争为纲了,一提就一个准,领导批准了。放了二十多年羊的羊倌放下了牧鞭,改为当音乐教师了。这时候,也就改称为蒋老师了。

蒋老师走上讲台的那天,他竟然向学生行了个大幅度的躹躬礼,脸上流露出二十多年来久违的笑容……

正是这层关系,蒋老师没称米干事的职务,而直呼“小米”——因为他觉得这样称呼更亲切些。

小米干事站住了。随后走近,询问他有什么事?

蒋老师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一份中国最权威的报纸——《人民日报》——打开来,要让小米干事看。小米干事拒绝看阅,只是说:“您说吧,蒋老师,什么事?”

报纸上头版头条登载的是北京召开了第一次全国科学技术代表大会,安徽省一位主要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安徽将招兵买马,招纳天下人才,为安徽的建设发展献策出力,云云。

蒋老师看到这则消息,想去应招,特来征求小米干事的意见。说实话,在蒋老师的眼里,小米干事本身就是个人才。正因为如此,他才来请小米干事当参谋的。

小米干事完全没有年青人的那种容易冲动,他显得很冷静,思考片刻,说:“可以。”

停了停,又说:“您写封信,如实地写上您的情况,寄去试试。反正只要八分钱成本(指邮票)。如果不写,那就彻底没有了希望;如果写了,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说得合情合理,蒋老师连连点头,心眼里非常欣赏跟前这个后生。

临分别时,小米干事说:“蒋老师……”迟疑片刻,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只是,蒋老师,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蒋老师更赏识这个年青人的深沉与老练。


                                                                                                 三


事情过去快一两个月了,小米干事几乎把这事忘了,又是在在食堂吃完晚餐拿着碗筷回宿舍的时候,蒋老师又来找他了。只是,这次不是拿的报纸,是拿的一个大信封。那是安徽省委组织部门给他回的信,说安徽省准备接收他,并告诉他安徽正与甘肃组织部门接洽,云云。

事情完全出于小米干事与蒋老师的意料之外。要在过去,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他们从这件事上,似乎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正是这时候,北京朝廷发出了给右派改错的红头文件。蒋老师是右派分子,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都得先解决这件事再谈调动。

有红头文件作为依据,组织上决定给蒋老师右派改错的时候,问题出来。蒋老师的档案里竟然没有他被打成右派所作出结论的有关材料。这方面的文字材料,一页纸也没有,甚至可以这样说,一个字也没有,空白。“罪证”结论文字材料没有,档案里他写的“认罪书”,倒有几公斤。

在中央音乐学院,蒋教授不知道被批斗过多少次,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批斗的次数多了,批斗的时间长了,那句“谎话说一千遍也便成了真理”的话在这里得到了验证,蒋教授还真以为自己有“罪”,并且罪大恶极,十恶不赦。后来他回想起来,伟大时代整人的水平真高,真伟大。

按照伟大领袖的英明理论,蒋教授不仅打成右派没错,就是枪决也没错。因为他反党反社会主义。这个,他自己也千百次承认了的。

证据凿凿——

有一次,他在学院的公共厕所里,不知碰上了什么鬼,竟然与一块儿大便的本系一位教授聊到了音乐创作。那是要创作一个具体作品,不知道怎么涉及到了系里的党支部书记,蒋老师说:“搞音乐创作,他不懂。”

隔墙有耳,这句话不知被谁听到了,反映上去了。就是这句话,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

用伟大的革命理论判定,这话是明显的十足的地地道道的反党言论。此时候,用伟大领袖思想武装起来的左派们,上纲上线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真如后来那句革命样板戏所唱的:“轻轻一提就起来!”

朝廷有红头文件,反对党支部书记就是反党,这是众所周知的。伟大领袖说过,“外行领导内行”,外行就是要领导内行!这是最高指示。蒋教授说他们系里的党支部书记搞音乐创作,他不懂,这分明是反对外行不能领导内行!外行领导内行,是”圣旨”,比圣旨还圣旨!反对圣旨就是反伟大领袖,必须全国共讨之,全党共诛之!这两项罪加在一起就可株连九族,斩尽杀绝,事实上有多少人就死在这个罪名之下。蒋教授不幸中之大幸的是,他竟然没被处死,而只将他流放到大西北的劳改农场,还干了一个比较轻松的活计——放羊。


                                                                                                  四


如今的问题是,必须得到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去,补上个他当年被打成右派的文字材料,才能改正他的右派分子罪名,恢复他的良民身份。换句话说,没有他当年被打成右派分子的文字材料,他背了二十多年的右派分子的罪恶就不能改错。原因很明显,他的右派帽子是“假冒伪劣”的。这话,在如今的年轻人听来觉得很荒唐,可是,在那伟大的年代什么荒唐的事情都能层出不穷地创造出来。

组织答应给他改错,但必须回北京音乐学院去补上个被打成右派分子的文字材料。组织上答应了就好,蒋老师脸上苦笑着……

又是几经周折,蒋老师回到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求三哥拜四姐,好不容易弄到了一份补上当年被打为右派分子的文字材料,神情疲惫地回到农垦子弟学校。

学校准备正式为蒋老师几十年来“假冒”的右派分子改错。得举行一个仪式,让全校老师都来参加,受到教育,以彰显皇恩浩荡。本来机关党委书记亲自要来参加这个改错大会的,只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急需处理而不能前来,相比之下这个毕竟不是大事。他叫小米干事代表他出席。

小米干事对上面的情况,要了解得多些。中央的实际最高领导人指示,全国有五个右派不能改错,因为是伟大领袖钦定的。又说,反右是必要的,只是有点扩大化。小米干事当时想:这一扩大化够可以的了,竟然扩大了百万倍。反右既然没错,对被打成的右派分子的人不能叫平反,只能叫改错。(请注意!此前的文字没有平反一词,只有改错一词)

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小米干事必须根据上级首长指示精神行事。在仪式进入尾声的时候,他宣告上级首长的指示精神。他说,临来之前,首长给他交待了,叫他代表领导做做蒋老师的思想政治工作,主要精神是:“蒋老师!”小米干事叫道,“书记说了,当年把你打成右派是革命的需要,是正确的;今天为你改错,也是革命的需要,也是正确的。你明白吧?”

“明白明白。”蒋老师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回应道,“一贯正确,一贯正确。”

不知为什么,也许是蒋老师的神情与语气太滑稽了吧,也许是其他原因,大家忍俊不住地卟哧一声笑了起来。小米干事也忍不住笑了,蒋老师也跟着那么地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