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赵本山年岁真的大了(图)  

2015-03-12 15:3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头年岁真的大了(图) - 逗号 - 逗号(douhao  zgs98)的博客

      赵本山两会与记者合影

    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开幕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与其他2153位到场的政协委员一样,58岁的赵本山也出席了开幕会。

    这不是政协委员赵本山第一次上会,但却是三年来最被关注的一次。因为这是自去年10月15日中央文艺座谈会之后,陷入各种言论和揣测的赵本山,第一次有机会直面全国媒体。与高关注度不相符的是,在政协开幕会入场时,很少有记者目击到赵本山的身影。

    3月5日晚上,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到了赵本山,“这次他不也来开政协会了嘛,他什么事也没有,一切正常。”就这一句话,还是成了头条。

        被盯住的这半年

    3月1日,距离全国政协会议开幕还有两天。扛着相机的记者们在北京会议中心走动的逐渐多了起来。他们知道委员们一定会到这里报道和领取证件。记者们希望能在这里率先捕捉到政协委员赵本山的身影。

在此之前,最新一则有关赵本山的新闻出现在羊年的大年初六。

2月24日,位于沈阳铁西区工人会堂的“刘老根大舞台”被拆除。这则新闻再次引起了各方关注。这家2007年开业的剧场是本山集团全国八家“刘老根大舞台”中,第五个开业的剧场,也是沈阳三座“刘老根大舞台”中,最晚开业的一家。

   “拆除”的字眼,夹裹着揣测,又一轮有关赵本山的议论在各个媒体和社交平台上传开。一天后,本山传媒高层出面澄清,所谓“被拆”只是因为剧场合同到期,新址已经另行选择,会重新建设装修。

    自从缺席了去年10月15日中央召开的文艺座谈会后,半年来,有关赵本山的一切消息,都可以随意占领媒体的头条。这期间,“赵本山因40吨黄金被查”、“赵本山全家移民新加坡”虽都被最终确认为谣言,但都红极一时。甚至在2015年新年伊始,“赵本山被封杀”的传闻,最终引来了广电总局出面辟谣,方才令谣言暂时偃旗息鼓。直到今年1月底,有了“赵本山收到政协开会通知”的新闻,这被看成了遭遇议论近半年来的赵本山“重获安全”的标志。

    被讨论了半年,这让两会记者们对于赵本山的追逐热情明显高于前两届。大家都想在3月1日委员报到日这天,第一时间目击到政协委员赵本山。只是结果略让人失望。

    3月1日当天,赵本山并没有现身,本山传媒集团的艺术总监刘双平出现在了这里。他替赵本山办理了手续,领取了大会资料和证件。

    第二天,这一幕情景登上了2015年3月2日《北京青年报》的头版,通栏照片的唯一主角是刘双平,标题却和他本人没什么关系----“本山‘报到’ 人未露面”。

         疯狂追逐的开幕日

    3月3日,全国政协开幕会如期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据报道,今年两会报名的记者人数达到了3000人,其中1700多人是来自内地的记者。“可以这么说,记者中的大多数都憋着劲要拍到赵本山。”《法制晚报》摄影记者付丁说道。

    记者们心里都清楚,作为全国政协的开幕会议,身为政协委员的赵本山,不可能如报到日那天那样再找人代替了。

    举着望远镜的付丁还在广场上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此前,有付丁的同事一直在北京会议中心门外守候。可等到文艺界别的大巴出发了,也没见赵本山登车。广场上的付丁收到了同事的反馈,他有意识地在停车场里转了几圈,同样没有看到疑似赵本山的座驾。三年来,他第一次没有拍到赵本山。“以前真的不用刻意找,很容易就能拍到他。”他有些不甘心,散会后,他又找了几个相熟的同行,分散在大会堂的四个委员必经的出入通道,可结果依旧是失望的。

    当天,并不是所有人都没有收获。《新京报》的记者陈杰是少数几个幸运的。就在开幕会之前,他在大会堂的入场口守着了。“他戴着帽子和墨镜,脸上裹着围巾,我当时看着像他,也不确定,但还是拿起相机拍了。”看到陈杰举着相机,走到大会堂门口的赵本山索性卸去围巾和墨镜的掩护,露了真容,“别吭气,给你拍。”镜头前的赵本山客气地笑了笑,之后便转身进了会场。陈杰说,后来有不少两会记者找到他,想从他这里要到赵本山的照片和时长几十秒的视频。

        第一印象:低调

    后来有人说,开会前,围裹严实了的赵本山是看到广场上记者们堵到了其他明星委员,才从边上绕着走到大门口的。至于他怎么离开的,没人能说清楚。赵本山如遁地一般,在上千双眼睛的注视之下,消失在了退场委员的人流中。

    但大家都能感觉到,今年上会的赵本山似乎在回避着镜头。毕竟他参加了三年的全国政协会议,谁都没见过一身黑色服装的赵本山包裹得如此严实。

   “之前在委员人群里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今年瞪眼找却找不到。”谈起今年开幕会当天对赵本山的第一印象,付丁和陈杰不约而同的说起了“低调”这个词,这是他们对赵本山今年的最直观感受。

    之后曝光的一段开幕会场内委员退场的视频更能说明这种感觉。

镜头是在二楼俯拍,但焦点一路追随着赵本山的背影。只见他拎着一个布袋,围好围巾低头退场。偶尔有委员举着手机拍摄,只是很少环顾周围的他似乎并没有发现。零星会有几位委员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主动招呼握手,赵本山这才会迎合上前,简单地寒暄几句,之后,他依旧独自一人随着人流缓慢前行。直到被人潮堵在了门口,停住脚的赵本山碰见了仍旧坐在座位上的姚明,赵本山主动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在《法制晚报》记者温如军看来,这个画面和去年的赵本山给人感觉很不一样。温如军有印象,去年两会,赵本山热情洋溢。当时有同组委员说想在散会之后去看“刘老根大舞台”的演出。赵本山也有意做东,邀请大家一同前去,“但最后被大会方面叫停了,理由是‘会议期间一律不组织外出活动’。”温如军说,“这种场面今年没再见到。”

    除了经历了将近半年的议论之外,温如军把赵本山的这种变化归结于,“或许是老头儿年岁真的大了。”

    3月4日,政协散会后,赵本山在一帮记者的簇拥下离开会场。他没有正面回答过一项抛过来的问题。为了躲避记者的包围,58岁的赵本山翻过了一米来高的护栏。临上车,赵本山仰起头,回身向记者道谢,“谢谢你们啊。”“您也保重身体。”记者适时地送上嘱托。

         曾经容易被拍到和采访的赵本山

    有记者依旧能记得赵本山第一次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时的服装。“是件银色的外套。”这也在当年的两会报道上得到了印证。

    在 2013年3月5日的《法制晚报》上,对于当时新晋成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赵本山的第一次现身,记者是这样描写的,“昨日下午2时许,赵本山跟随政协文艺组刚到人民大会堂外,便被记者包围,但他完全没有躲过记者的想法。一位女工作人员张开双臂,全程为他‘开道’。五六分钟后,身着银色暗花外套的赵本山成功走上大会堂台阶后,回身对追赶的记者们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后步入会场。”

    在当年的文章最末,还提到了另一位明星委员成龙,“成龙的入场则是另外一个风格,溜边走被记者发现后,他来回在栅栏和台阶间跑了两趟,才成功突围。”

    有意思的是,在今年政协开幕会当天,成龙成了最先被发现的明星委员,绕边走的换成了赵本山。

    2013年,身为政协委员的赵本山的提案是“加快美丽乡村文化建设”,要不是在网上搜索,几乎没有记者能准确说出这个提案。也有当年的媒体报道记录了赵本山当年的表现,标题是《赵本山两会发言15分钟 表情丰富》,当年的发言中,赵本山从“春晚”说到“二人转”,从“二人转”又讲到“农村文化生活建设”,当时的记者也写道,“赵本山昨日在分组讨论上发言15分钟,让全场笑声不断”。

    不少人没有忘记2013年赵本山和冯小刚在开会休息时掰腕子较量的有趣一幕。两位明星委员的较量,是难得的两会花絮图。“2013年3月7日,北京,2013年两会,在文艺界小组联组讨论会后,委员们相聚一起亲密交流。赵本山委员与电影导演冯小刚委员来了一场掰腕子较量。”图说如是写道。

     一年后,这次政协委员赵本山的提案题目是“大力支持传统文化和民间文化传承”。在温如军的记忆当中,这年他的发言虽然没有太多,但还是很主动,“每个组情况不同,有的是按顺序,有的是自己主动发言,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赵本山是主动发言的,他接过话筒,说‘我来说两句’”。那年赵本山没有再和谁掰过腕子。倒是赵本山用的诺基亚手机成了关注焦点。

    在当年的全国政协文艺界别联席会上,新华网的记者以“《两会记者偶遇赵本山:用诺基亚古董手机仅百元》”为题,发表了报道,并在会场现场,通过新闻客户端征集网友提问,和赵本山做起了一场实时互动专访。“星星的你”、“乡村爱情7”、“中国文化全面复兴”、“农村题材紧跟潮流”等,随着网友的不断发问,赵本山回答得也洋洋洒洒,无所不包。

    有记者在当年的全国政协闭幕会上捕捉到了一张赵本山挥手与记者告别的图片。图片中,面带笑容的赵本山,没有再穿那件银色外套,只是裤子依旧是明黄色的。

            政协委员的发言和赵本山的回应

    今年政协开幕会后,对赵本山的关注还在持续,此时坐在小组讨论会议室的赵本山没法再像第一天那样彻底回避。与之前两年相比,今年有关赵本山的趣图和亮色几乎绝迹了。一张宋丹丹搀着赵本山一同走出会场的图片,配的文字还是“白云”和“黑土”的老梗,就这也已经算是为数不多的花絮了。

    开幕会后第二天下午,作为中央级媒体记者的刘宏(化名)来到了赵本山所在的文艺28组的会议室门外。原本在政协的小组讨论中,记者可以到各个会议室自由进出,可此时刘宏却发现,在赵本山所在的会议室门外,已经排起了七八个人的记者入场队。

   “出来一个记者才能再进去一个,因为里面人多,但地方小。”此前这种情景只在去年的文艺26组出现过。在那个组里,有冯小刚、宋丹丹、冯骥才等更多的明星委员。

    当天文艺28组整个下午的讨论中,赵本山一直没有发言。在其他人发言过程中,他偶尔双手抱胸,作思考状,偶尔也注视着发言委员,听得颇为投入。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讨论会结束。站起身来的赵本山立马被记者围了上来。

   “您对反腐怎么看?”“您身体怎么样?”“春晚您还会上么?”“您的提案是什么?”大到国家政治、小到身体状况,各式各样的问题从四面八方涌来。“好啊”“挺好的”“不知道”“还在改”赵本山边走边回答,“‘乡八’的进展如何了?”作为历年的开年戏,今年赵本山的“乡村爱情系列”失约了。“还在后期剪辑中。” 赵本山没有展开这个话题。当天赵本山回答内容都很中庸,甚至很难找到新闻点。但就是这样,并不妨碍有关赵本山的图片、视频在各个媒体上扩散开来。

    到了政协开幕后的第三天,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赵本山的话题再次被记者提及,而王珉书记无心插柳的回答也好似命中了记者们最想听的要害。“这次他(赵本山)不也来开政协会了嘛,他什么事也没有。一切正常。”就一句话,一下成了头条。

    一天后,在小组讨论期间一直没有直接发言的赵本山,在会议小组秘书的要求下,终于开口了。“我是一个被人议论了将近半年的人,议论到今天。其实我一点不委屈。对我个人来说收获特大。”会议室里,赵本山说话停顿时,能清晰听到键盘的敲击声和相机快门的啪嗒作响。在场的记者们终于等来了赵本山半年以来对于各种传言的首次回应。

    “人生当中,有人来点你、提醒你,这是好事。我用心来面对所有来自各方面的议论。”“就我而言,之前火了,曾经也有点飘飘忽忽的,但这更让我坚定了要回到农民兄弟身边的想法。”“我还是一个没变心的农民,我依旧有一颗朴实的心。”

    赵本山没有做太长的解释,简短的开场白后,他就势将话题引到了“二人转传承”、“文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农村文化生活建设”等政协委员讨论的话题上。只不过,此时的网络上,“赵本山首次回应争议”已经成了热门标题。

    身为中央级媒体的记者,刘宏在自己的报道中没有提及赵本山当天的回应。对于政协委员赵本山后面的发言,他也只是简单几句带过。“他履行了自己身为政协委员的责任,这就是我当时的感觉吧。”刘宏说。

          “揣测或许有更多关注”

    赵本山今年两会期间不是完全没有和媒体记者接触。3月11日,赵本山接受了凤凰网的专访.

    “我不想在这一个很庄重的场合老是炒我,躲都躲不了。它冲淡了主题。”赵本山的第一句话,就解释了今年两会他为何刻意低调。不过,他还是作出了回应,“你有点儿名(气),都是这些年党的培养,多年的努力、付出,像我20年的春晚,包括排的剧,在这一片乱说当中,就把一个人弄得方向感没了。我都不知道犯什么错误了,但是还好,这是一次警告,告诉我自己有人提醒你。这是好事,使我更能清醒。”

    在采访中,顺着记者的提问,赵本山提到了作品、弟子、春晚。

   “钱对您来说,重要么?”记者在最后问道。

   “我不是有钱人当中的富人,至少我不是穷人。按我过去的身份讲,达到我这种程度,我应该感到满足,充满了幸福感。钱和你的精神,包括对核心价值观的理解,他是一个全方位的提升,不是有两个糟钱就证明你生活好,要不是挣完钱之后,我也招不来这些非议。”赵本山回答。“作为一个演员,我们是一个公众人物,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拿出最好的作品。说多少都没用,(就看)你作品是什么样,观众看完得到什么?第一得到快乐,第二得到健康,第三在这个过程当中能悟出点什么,精神上能享受到什么。这是很重要的。我希望能够为社会、为国家做贡献的时候到了,付出的时候到了。”

    除了凤凰网的这次采访以外,记者方进(化名)说,赵本山本人这几天也和他有过一次联络,但不是采访。

   “他询问了一下芦山小学的近况。”芦山小学是由赵本山在2013年芦山地震后捐了300万筹建的。今年年初刚刚完工,学校眼看就要正式开学了。方进比较了解那里的情况,“我跟他说那里现在学校有了,但还是缺图书、缺文具还有电脑。赵本山听了以后,连说了三个买。”

    方进没有把和赵本山的这次交流做成报道。他知道,就算做出来或许会让人觉得有些肉麻,尤其在此时,会带来更多没必要的争议。方进说,他一直在做公益,只是很少有报道,“那些揣测、议论或许才有更多关注吧。只有真正受益的人才会心存感激。”

    3 月7日,赵本山今年的两会提案正式公布----“建议文艺工作者多到农村当文化志愿者”。实际上,赵本山早就自己攒和着和他的一帮老同事组成了一个艺术团,他们经常去各地、农村义务演出,演出的一切费用赵本山掏。虽不能保证每次都参加,但只要有空,赵本山还是爱跑去和老伙计们一起拉一曲京胡。

    除了写字、散步以外,拉京胡成了赵本山如今最大的爱好。作为一名演员、一位笑星,最近这半年,赵本山没能再有一部新作品与观众见面,包括春晚。唯一算得上的,还是2015年1月8日重新上映的3D修复版《一代宗师》。

和之前版本不同的是,在3D版《一代宗师》中,赵本山饰演的丁连山说了一番之前版本里没有的台词:“人这一辈子,最难看透的,便是生死、是非、成败、荣辱。其实说到底就是一个字,我。”

    巧合的很,也是在1月8日这天下午,现实中的赵本山遭遇了“被封杀”的传闻。当晚,广电总局最终出面,辟除了谣言。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