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文苑:四亿美元和一个灵魂——李家同  

2015-02-27 16:3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亿美元和一个灵魂
                       
作者:李家同
    我在美国伯克莱念博士的时候,结识了一位美国好友约翰。他的太太非常和善,常邀单身汉的我到他家吃晚饭。有一天,我在一家旧货店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瓷娃娃,低着头,一脸忧郁。我买下来作为礼物送给了约翰夫妇,他们大为高兴,告诉我这是西班牙Liadro娃娃,这家名牌公司的娃娃个个又高又瘦,也都带忧郁的表情。他们一直在想要有这么一个娃娃。
  我们先后拿到博士学位后,各奔前程,约翰做感测器研究,毕业后不久就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用感测器做防盗器材。他很早就用电脑设计,生意越来越大,成为美国最大的保安系统公司的老板。由于中东问题,美国飞机好几次被恐怖分子劫持,约翰得到了大宗合同,替机场设计安全系统。这时,约翰的身家已达四亿美元。
  有一年圣诞节,我去拜访他,才知道现在的汽车防盗系统几乎都是他们的产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种信号产生器,体积极小,孩子带了,父母永远可以知道他在哪里。我也发现美国很多监狱都由他们设计安全系统,以防止犯人逃跑。
  那天大雾,约翰开车和我一起到他家去。那里是纽约州的天堂,全是有钱人住的地方。约翰的家拥有很大的庄园,没有围墙,但有三层红外线的保护,除非乘飞机,否则绝无可能闯入的,如果硬闯的话,不仅附近的警卫会知道,家里的挪威猎犬也会大举出动。
  约翰的太太在门口等我,分外高兴。一进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中国明朝的青花瓷花瓶,花瓶里插满了长茎的鲜花,后来才发现约翰夫妇爱上了明朝的青花瓷,连浴缸和洗脸盆都是从日本订做的仿制青花瓷。
  这座豪宅,当然有极为复杂的安全系统,我发现,入夜以后,最好不要到处走动,连到厨房里拿杯水喝都不可能,必须打电话给约翰让他解除了系统,才可以去。
  约翰惟一的女儿在哈佛念书,那一天要开车回来,到了六点,还没到家,他们夫妇都有点不安。原来这个女孩子厌恶有钱人的生活,开一部老爷车,也不肯带移动电话,他们担心她的老爷车会中途抛锚。
  我们一直等到八点,才接到女孩子的电话,果真她的车子坏了,她现在在别人家里,要约翰去接她。
  约翰要我一起去接他女儿,雪已经下得很大了,她女儿落脚的地方是一幢小房子,屋主是个年轻的男孩,一脸年轻人的稚气。他女儿告诉我们,车子坏了以后,她就去呼救,没想到家家户户都装了父亲公司设计的安全系统,使她完全无计可施。总算有一家门口有一个电话,可是屋主坦白地告诉她,屋主本人是一个弱女子,正在等她丈夫回来,不敢放她进去,因为她不知道会不会受骗。
  他女儿说,当她被拒的时候,她相信家家户户都在放圣诞音乐,圣诞节应该是充满了爱与关怀的日子,可是她却被大家拒于门外。她最后找到了这座又破又旧的小房,知道这座小房子是不会用安全系统的。果然,这位和气而友善的屋主接纳了她。年轻的男孩一面给我们热茶喝,一面发表他一个奇特的看法。他说,家家户户都装了安全系统,耶稣会到哪里去降生呢?可怜的圣母玛利亚,可能连马槽都找不到。
  约翰听了这些话,内心受到触动,他一再谢谢这位好心的年轻人,真诚地邀他一起吃晚饭,年轻人立刻答应了。我想起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从未拒绝过任何一顿晚饭邀约。
  晚餐摆在一张长桌上,夫妻两人分坐长桌两端,一位脸上没有表情、穿制服的仆人来回送菜,每一道菜都是精点,每一种餐具都考究无比。可是,我想起当年在约翰家厨房吃饭的情形,我觉得当年的饭好吃多了。
  约翰的女儿显得有点不自然,那位年轻人却是最快乐的人,有多少吃多少。吃完饭,已经十点了,约翰的女儿将年轻人送走了。
  我却有一个疑问,那些可爱的瓷娃娃到哪里去了?我不敢问,因为答案一定是很尴尬的。
  第二天,约翰送我到机场。下了汽车,他无意碰到另一部汽车,立刻警铃大作,这又是他的杰作,我假装没在意,可是我看到他一脸不自然的表情。
  他也无法送我去候机室,安全系统规定送客者该留步了。
  一年以后,我忽然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一则消息,约翰将他的公司和豪宅卖掉了,得了四亿多美金。他在记者会上宣布,他留下一个零头,用四亿美金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基金会的董事们全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他相信他们会操作好的。
  几天以后,约翰夫妇消失了,他的亲人替他们保密,他的女儿已和那个年轻人结了婚,到非洲去帮助穷人了。这位科技名人,从此失踪了。
  可是,我坚信约翰会找我的,因为我们的友谊比较特别。后来果真我收到他的信了,他告诉我他现在住在英国一个偏远的乡下,那里没有一户人家用安全系统,他给了我他的电话和地址,可是他故意不给我门牌号码,他说我会找到的。
  借着去英国开会的机会,我与约翰约好了去看他。我找到了那条小街,看到一幢像旧货店的房子,落地大玻璃窗台上放满了可爱的瓷娃娃。我想起约翰夫妇喜欢瓷娃娃,决定进去买一个送给他们。没有想到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看到约翰在里面,原来这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家完全对外开放,又放满了瓷娃娃。
  约翰的家比以前的豪宅小得多了。据他说,这座小房子比当年佣人住的房子还小。他们已把中国明朝的青花瓷器捐给了纽约的一家博物馆。夫妇二人认为人类文明的结晶,应该由全人类所共享。
  他们的后园对着一大片森林,他们面对的山谷由英国诗人协会所拥有,他们不会开发这片荒原的,英国人喜欢荒原,约翰夫妇也养成了在荒原中散步的习惯。
  约翰告诉我为什么他最后决定放弃一切。他的公司得到了一个大合同:改善整个加州监狱的安全系统。他发现加州花在监狱上的钱比花在教育上的还多,而他呢?他越来越有钱,却越来越像住在一座监狱里面。美国人一向标榜社会的“自由和开放”,其实美国人却越来越将自己封闭起来,越来越使自己失去自由。
  现在,约翰夫妇在附近的一家专科学校教书,约翰教线路设计,学生所设计出来的线路经常得奖,他捐了很多钱给这所学校,使这所学校有很好的图书馆和实验室,他太太在那里教英文。
  约翰告诉我,他们两人的薪水就足以应付生活了,他们生活得很简单,平时骑自行车上班,连汽油都用得很少。
  当我们坐下来吃饭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那个瓷娃娃放在桌子中间,他们当时念旧,舍不得丢掉那些瓷娃娃,可是替他们设计内部装潢的设计师不让他们摆设这些不值钱的东西。现在那些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不值钱的瓷娃娃又出现了。
  我总算吃到了我当年常吃的晚饭,也重新感受到约翰夫妇家中的温暖。
  约翰送我去火车站的路上,他告诉我,他还有一些钱,他的女儿不会要他的这些钱,等他和太太都去世了,他的钱就全部捐出去了。
  我说我好佩服他,因为他已经捐出他的全部所有,他粲然一笑,告诉我他仍有一样宝物,没有捐掉。我对此大为好奇,问他是什么,他用一张小纸写了下来,叫我等火车开了以后再看。
  当我打开那张纸,看到纸上写的是“我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