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人物回忆:琐忆  

2015-12-10 15:28:42|  分类: 《读者》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琐        忆
                            作者:沈培

                               我
     沈培,原名沈培金。
     1934年正月初三生于杭州。
     上小学,读初中,直至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
     入艺专(国立杭州艺专)5年,1954年毕业。分配到上海新少年报。做美编,一干26年。会烧砖、犁田。
                               债
     1961年冬结婚。1962年初,妻下放东北白城子劳动,把工资存折交与我。她月工资四十挂零,我有72元,还有些稿费。除每月寄给父母20元外,统统用光,多用在请朋友吃馆子上。
    来朋友,必上馆子,必我请客。没有钱,就借。
    1962年底,妻归。我负债300元。
    妻哭:“把我的工资用光,就算了。欠人300元,怎么还……呜呜呜……”
    不要哭。连夜开工,画画画。
     还了债。
     给妻买自行车。
     妻笑。
                            喜欢谁
    儿子未迟,1964年6月15日出世。有幸,他两岁就赶上文化大革命。他上报社办的幼儿园,周六周日才回家。
    1967年初,一个星期日,他妈在包饺子。未迟坐在小椅子上。我问他:“未迟,你喜欢爸还是喜欢妈?”他眨巴着眼,傻望着我。
   “说呀!喜欢谁?”
   “毛主席。”他嗫嚅答。
   “对对对!”我赶紧道。
    片刻,我又问:“你喜欢爸还是妈?”
   “明彪同志。”他才3岁,口齿不清,把“林”字念成“明”了。我又赶紧“对对对”。
    又片刻,我再问他爸妈中喜欢谁。
    他答:“中总理。”
    我不再问。
                               拼音字
    1967年。
    牛棚,关着“现反”张谦、“历反”胡哲安、“叛徒”阎仲禹。
    张谦将硬纸板撕成小块,写上J(车)、M(马)、P(炮)……在练习簿上画格子,免写楚河汉界,与胡哲安对垒,进M吃P,厮杀一番。
    造反派查棚。
    张谦念念有词:“M——M——P——P……”
   “学拼音字哪!”造反派离去。
    连心事重重的阎仲禹也乐了。
                               臭分子
     郑于鹤,泥塑家,成绩卓著。
    “文革”中批斗他:“郑于鹤这个臭知识分子……”他即起立申言:“我无啥知识,叫我‘臭分子’好了。”
    妙人妙语。
    田头小歇
    军代表宣布:全体人员安家黄湖,不再回京。
    绝望,厌倦。
    军代表想着法折腾“臭老九”。五千亩小麦,不用收割机,下令人用手割,练人练思想!
    割麦真累。排长下令:休息半小时。众人掷下镰刀,纷纷躺下闭目养神,管他娘!
    唯有刘某,拿出些小纸片,安坐田边学起英文来。
    在这个人间地狱,我大概在八九十层,刘是要犯,他至少得在十九层。
    他何来勇气、毅力、信心、远见?
    我远远望着他,感慨,不解。
                               大 梨
    1973年,京新巷,永玉先生家。有人敲门。“爷爷来了,坐、坐。”黄先生说。
   是沈从文先生,黄先生介绍我认识。第一次见面。他个子不高,瘪嘴,眯眯笑,慈祥如老太太。他解开手帕包,一个大梨,大极的大梨,给黑蛮的。
晚饭罢,由我陪送从文先生去公交车站。
   “文革”后,沈先生作品重新印行。当我读到《湘行散记》时,浮现出他笑眯眯拿出一个大梨来的样子……恁好文章,是他写的么?
        
                            暂 存

    应该是1977年,夜访黄永玉先生。还是京新巷那间小屋子。他抽着烟斗,看着挂在墙上的画,招呼我自己倒茶。
    是一张唐懿德太子墓的仕女石刻碑拓,神品!
    我走近看裱在拓片上方的题跋,赞评此拓片如何如何了不得。后题:黄永玉暂存。
    问:“是人家借你看,要还的?”
   “不,送我的。”
   “那为何写暂存?”
   “我不是要死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