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文苑:钱夹  

2015-01-26 09:0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             夹

            作者:Amold  Fine   马静译 

  一个寒冷的日子,我在回家的路上偶然发现了一个别人遗失的钱夹。我拾起并试图找到一些可以联系失主的身份证明。但是皮夹中只有3元钱和一封被弄皱的信,这封信看来已经放在钱夹里很多年了。信封已磨损,惟有寄信人的地址还清淅可辨。我打开信,希望找到一些线索。信的落款日期是1924年,差不多写于60年前。信中的娟秀笔迹出自女性之手,在淡蓝色信笺的左侧角落有一朵小花。这是一封“绝情信”,写给迈克尔的,发信人因她母亲阻拦再不能见他。即使如此,她写道她仍会一直爱他。信末署名是汉娜。

 这是一封精美的信,但是除了迈克尔的名字之外,没有其他办法确定皮夹的主人。或许询问信息台,话务员可能通过信封上的住址查到电话。话务员建议我和她的负责人说,那位负责人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嗯,有那个住址的电话号码,但我不能给你。”她说出于礼貌,她可以打那个电话,说明我的情况后,看接电话的人是否愿意让她再与我联系。

 我等候了几分钟,然后那位负责人回到线上:“有一位女士将会和你说话。”我问电话另一端的女士,她是否认识一个叫汉娜的人。她吃惊的说:“哦!我们从一户人家那儿买来这栋房子,他们家的女儿叫汉娜。但已经是30年前的事了!”“你知道那户人家现在可能住在哪里吗?”我追问。“我记得汉娜几年前将她的母亲送到了一家养老院,”女人说,“ 如果你和他们联系,他们可能会找到她女儿。”她给了我养老院的名字,我拨通了电话。电话中的女人告诉我老妇人数年前就过世了,但是养老院确实有个电话号码,老妇人的女儿可能住在那里。我谢过养老院的人并按她给我的电话号码去了电话。接电话的女人解释说现在汉娜自己也住在一家养老院内。我想我真是太傻了,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去找一个只有3美元和一封信的钱夹的主人,而那封信差不多已有60年了?

 然而不管怎样,我还是打电话给汉娜所在的养老院,接电话的男人告诉我:“是的,汉娜是和我们在一起。”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了,我问是否可以前去看她,那人犹豫地说:“好吧,你可能试试运气,她可能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谢过了他并开车到养老院。值夜班的护士和一个守卫接待了我。我们上了大楼的三层。在客厅中,护士向当娜介绍了我。她是一个和譪的老人,满头银发,面带微笑,神采奕奕。我告诉她拾到钱夹的事并给她看了信。她看见左边有花的淡蓝色信笺一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并说,“年轻人,这封信是我和迈克尔的最后联系。”她说着把视线转向别处,陷入沉思,然后柔和地说:“我非常爱他,但是我当时只有16岁,我母亲觉得我年龄太小了。哦,他是那么英俊,看起来像肖恩`康纳利一样。”

“是的”,她继续说,“迈克尔`戈尔茨坦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如果你能找到他,告诉他我时常想念他,并且……”她犹豫了一会儿,几乎是咬着嘴唇,热泪盈眶,“我一直没有结婚,我想没有人比得上迈克尔……”我谢过汉娜并向她道了别,乘电梯下到一楼。当我站到门口时,那门卫问:“老人能帮助你吗?”我告诉他老太太已经给了我线索,“至少我知道了姓氏,但我想暂时放一阵子,因为我已花了几乎一整天的时间来找这个钱夹的主人。”我取出钱夹,那是个朴实无华的褐色带红边的皮夹。当门卫看到它的时候,他说:“嗨,等一下!那是戈尔坦茨先生的皮夹。无论在何处,只要见到那鲜亮的红边,我就能认出来。他总是丢失那个皮夹,我曾在门厅中至少发现过3次。”

“谁是戈尔坦茨先生?”我问,手开始颤抖。“他是8楼的一位老人,那肯定是迈克尔`戈尔坦茨的皮夹,他准是在散步时弄丢的。”我向门卫道了谢就很快跑回护士办公室,告诉她门卫说的话。我们乘电梯去楼上,我祈祷戈尔坦茨先生还没有睡。

  到了8楼,楼层护士说:“我想他在客厅里,他喜欢晚上看书,他是一个可爱的老人。”我们走进惟一亮灯的房间,一位老人正在看书。护士走过去问是否遗失了钱夹。戈尔坦茨先生,他看见钱夹时松了一口气,笑了,并说:“是的,就是它!一定是今天下午从我口袋里掉出来的,我要酬谢你。”

“不,谢谢您,”我说。“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为了找到钱夹的主人,我看了里面的信。”他脸上的微笑突然消失了:“你看了那封信?”“我不仅看了信,还知道汉娜在哪里。”

 他的脸突然变得苍白:“汉娜?你知道她在哪儿”她还好吗?她还是那么漂亮吗?请快告诉我。”他请求说。“她很好……就和你当初认识她时一样漂亮。”我柔和地说。

 老人露出期待的微笑,问:“你可以告诉我她在哪儿吗?我想明天打电话给她。”他抓着我的手继续说,“你知道吗,先生?我是那么地爱着那个女孩,以至于收到那封信时,我的生命就结束了,我一直未娶,因为我始终爱着她。”

“迈克尔,”我说,“跟我来。”我们乘电梯到三楼,走廊里昏暗,只有两个小夜灯照着我们到客厅,汉娜独自坐在那儿看电视。

 护士走到她跟前。迈克尔和我等候在门口,护士指着迈克尔轻声说:“汉娜,你认识这个男人吗?”她扶了扶眼镜,看了一会儿,但沉默不语。

 迈克尔轻轻地,几乎是在耳语:“汉娜,我是迈克尔。你还记得我吗?”她一下激动起来:“迈克尔!我不敢相信!迈克尔!是你!我的迈克尔!”他慢慢走向她,两人拥抱在一起。护士和我泪流满面地走开了。“看,”我说,“上帝的安排!如果事情注定要这样,那就一定会这样。”

 大约三个星期后,我在办公室接到养老院打来的电话:“你能在星期日抽空参加一个婚礼吗?迈克尔和汉娜要喜结良缘了!”

 婚礼办得很热闹,养老院的所有人都盛装打扮前来庆祝。汉娜穿着一件浅米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很漂亮。迈克尔穿着浅蓝色的西装,站得笔挺。他们让我做男傧相。养老院给了他们俩自己的房间。如果你想看看76岁的新娘和79岁的新郎就像两个十几岁的年轻人一样,那你一定得来见见这对夫妇。一份持续了60年的爱终于有了完美的结局。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