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个朋友,多份牵挂、多份喜悦、多份祝福!

祝来访的朋友开心快乐!

 
 
 

日志

 
 
关于我

60——66年初中、高中毕业于天津师院附中(现为天津实验中学)。 68年下乡到内蒙插队。 74年选调到图木吉公社中学任代课教师。 77年参加高考。 80年——2002年任高中数学教师。 2002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人物:阿加莎·克里斯蒂 侦探小说女王的一生  

2015-01-22 15:4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加莎·克里斯蒂 

         “侦探小说女王”的一生

2012年11月18日,伦敦西区圣马丁剧院的演出计时器跳转到了25,000。与之相辉映的是戏院外墙所挂的红色霓虹灯,赫然跳跃着“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捕鼠器,60周年”。《捕鼠器》是世界上演出场次最多、演出时间最长的话剧,而这已经不是其剧本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名下唯一的世界纪录了——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阿加莎·克里斯蒂亦是世界上最畅销的小说家,可谓当之无愧的“侦探小说女王”。直到如今,她的诸多作品例如《无人生还》、《东方快车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原告证人》等以及笔下的人物波洛和马普尔小姐仍让世人为之惊艳并津津乐道。而她的一生也可谓一波三折,也给后人留下了一个不解之谜。那么,我们不妨回溯历史长河,来看看侦探小说女王传奇般的一生。

美好的童年

“人生最大的幸事之一莫过于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在自己自传的一开始就如此写道,“而我有一个非常快乐的童年。”

1890年9月15日,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出生在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是家中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她的父亲,弗雷德里克·阿尔瓦·米勒,是一个来自上层中产家庭的美国股票经纪人。据阿加莎回忆,“他并没有什么突出的特质。他并不特别聪慧。我想他有一颗单纯慈爱的心,并且切切实实地关心自己的同伴。他极富幽默感并能轻易逗人欢笑。”而她的母亲克拉拉·伯契默出生于贝尔法斯特,经历过不幸的童年。“她与父亲截然不同,神秘莫测,引人注目”,阿加莎写道,“仆人和孩子们都对她死心塌地。那怕是无足轻重的话语,只要出自她口,就会被迅速执行。”然在阿加莎童年中最举足轻重的人物就是被她称为“姆妈”的保姆,当姆妈因为退休不得不与阿加莎告别时,阿加莎感受到了自己人生第一次真正的悲伤。

阿加莎的母亲克拉拉曾一度热衷于儿女教育,却突发奇想地决定为了保护阿加莎的视力和大脑,在八岁之前不许她读书。可大概是阿加莎注定要成为作家吧,她天生对书籍报有着极大的兴趣。在每听过一个喜爱的故事之后,阿加莎就会把故事书要过来阅读。在姆妈的帮助下,还不到五岁的阿加莎就早早地步入了书籍的世界。她的父母接受了现实,开始教她读写和算术。随后,阿加莎在托基学会了钢琴和舞蹈,并且热衷于去戏院看戏和参加游园会。

1901年11月,阿加莎的父亲病情恶化,终究去世,时年阿加莎十一岁。“自父亲死后,我的人生完全不同。我迈出了安心而无虑的孩提世界,走入了现实世界的边缘。”

早年生涯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1902年,阿加莎被送往盖耶小姐女子学校学习。一年半载以后,母亲克拉拉带着她来到巴黎。在这里,她观赏了大量的戏剧和喜剧,并且学习钢琴和声乐,却最终因为“缺乏在公众面前表演的气质”放弃了自己成为钢琴演奏家的梦想。于此,阿加莎本人看得很淡然:“若你所欲求的事物遥不可及,与其沉沦在懊丧和妄想之中,不如认识到这一点而继续前进。”

1910年,阿加莎和母亲回到英国时,因母亲病重,而决定去埃及开罗休养度假。阿加莎适时推开了社交界的大门,同时也在搜寻着丈夫的人选。巧合的是,她的文学之路也从此时开启:在几次的剧本和短篇小说创作之后,阿加莎写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白雪覆盖荒漠》,并且请教了当时著名的成功作家伊登·菲尔波茨,并得到了不少有益的建议。虽然这篇小说最终被拒稿、无缘出版,不过阿加莎的文学之路并未就此结束。

两年之后,阿加莎结识了年轻的少尉阿奇博尔德·克里斯蒂,因其与自己迥然不同的性格和“陌生的新奇感”陷入热恋。阿加莎参加了风靡一时的急救和护理学习班。除却课本上的知识外,阿加莎海被安排一周两次去当地医院门诊实习,以及不时随着巡回护士实习一天。当时的阿加莎和众人一样,并没有感受到战争的预兆。直到某天早晨消息突如其来:英国参战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改变了阿加莎的人生。战争的爆发促成了她和阿尔奇在1914年圣诞前夜的完婚。完婚后阿尔奇便奔赴法国站场,夫妻俩在四年间甚少见面,直到1918年阿尔奇升任空军部上校,调回伦敦定居,夫妻才开始了真正的婚后生活。

开始侦探小说之路

战争期间,阿加莎参加了志愿救护分队,协助医生救治托基的伤员。在1914年10月至1916年12月间,她志愿工作了3,400小时,并在此磨练中成为合格的药剂师。药房的瓶瓶罐罐最终成为了她第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的灵感。也是在这部小说里,经典角色,比利时侦探赫尔克里·波洛顶着他的蛋形脑壳和两弯大胡子,赫然登场了。在阿加莎的自传里生动地记录了她当时构想:

他得曾经是个警官,这样他就懂得不少犯罪的知识。他得一丝不苟,井井有条,我清理我卧室里的零乱小物件时这么想着,一个井井有条的小个子。在我的眼前已浮现出一个井井有条的小个子,总是在整理东西,喜欢什么东西都成双成对、方方正正。而且他得足智多谋——他的脑袋里得有小小的灰色脑细胞——这短语不错,我得记住了——对,他会有小小的灰色脑细胞。他会有一个相当华丽的名字——歇洛克·福尔摩斯和他的家人们拥有的那种名字。他的哥哥叫什么来着?迈克洛夫特·福尔摩斯。

叫他赫尔克里斯①怎么样?他会是个小个子男人——赫尔克里斯:不错的名字。他的姓氏是更大的难题。我不知道怎么会最终决定采用波洛,不论它只是偶然在我脑海浮现,还是它曾出现在报纸上或是写在什么东西上——无论如何它出现了。波洛这个姓氏和赫尔克里斯不搭,但和赫尔克里挺协调——赫尔克里·波洛。很好——就这么决定了,感谢上帝。

这部小说的出版却并不顺利,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和拖延,最终由博得利·黑德于1920年正式出版。此时阿加莎对出版一事近乎心灰意冷,看到有希望出书,迫不及待而心甘情愿地签署了报酬微薄的合同。

随着女儿罗莎琳德的出世,以及丈夫阿尔奇退伍转业之后起薪甚微,夫妻俩的生活并不宽裕。阿加莎继续创作了《暗藏杀机》、《高尔夫球场谋杀案》等小说。《暗藏杀机》中,阿加莎笔下的另一对角色汤米和塔蓬丝夫妇初次登场。

1922年,阿加莎迎来了人生中最令她激动的事之一——得以与丈夫阿尔奇一起借助推广大英帝国博览会的机会周游世界。夫妇俩游历了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夏威夷,而阿加莎在旅途中的书信照片等珍贵资料也在不久之前集结成册并出版。

阿加莎在踏上环游世界的旅程之前曾经与自己的母亲有如下的对话:

“记住,如果你不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如果你离开他太久,你将会失去他。对于阿尔奇这样的男人尤其如此”。

“才不是呢,”我忿忿不平道,“阿尔奇是世上最忠诚的人。”

“你不了解男人,”我的母亲以维多利亚式的口吻说,“妻子应当与她的丈夫在一起——如若不然,他就会觉得自己有权忘记她。”

岂料这话在将来一语成谶。

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和神秘失踪

环游世界让阿加莎获得了新作《褐衣男子》的灵感,而随后的《罗杰疑案》更是大获成功,成为了使阿加莎声名鹊起的代表作。夫妇俩购置了一间价格低廉、景色宜人的凶宅,并为了纪念阿加莎的第一部侦探小说,将其取名为斯泰尔斯。阿加莎预感到此地不祥,厄运也确实纷至沓来。

1926年可谓是阿加莎极其悲惨的一年,母亲的离世已然让她伤悲,丈夫的出轨更是雪上加霜。1926年12月3日,经历了一场夫妇间的争吵之后,阿尔奇离开斯泰尔斯与情妇共度周末。同日晚间9:45分,阿加莎驾驶着自己的莫里斯考利小汽车离开斯泰尔斯,之后她的汽车在湖旁被人发现,车里空无一人,仅存过期驾照和一些衣物。

阿加莎失踪的消息上了纽约时报头条,惊动了千余警力和上万名志愿者,甚至著名侦探小说作家柯南?道尔和多萝西?塞耶丝都参与了进来。尽管10日之后,她被发现以化名栖身一家宾馆,并无意外发生。然则媒体和公众对阿加莎隐私的曝光也使得阿加莎再次受到伤害。她从未对自己的失踪有任何解释,而此次失踪也成为了未解之谜。

1928年,阿加莎·克里斯蒂与阿尔奇·克里斯蒂正式离婚。

第二次婚姻与第二次世界大战

结束婚姻之后的阿加莎除了继续写作之外,也重新踏上了游览世界的旅程,只是这次是乘坐东方快车前往中东和近东。机缘巧合使她遇见了小自己14岁的考古学家马克斯·马洛温,他们于1930年结婚,这段婚姻一直持续到阿加莎过世。

阿加莎迎来了自己创作的第二次高峰:1930年的短篇集《寓所谜案》中,经典侦探马普尔小姐初次登场。与波洛一样,这是个一登场就并不年轻的角色。1934年的《东方快车谋杀案》,1936年的《ABC谋杀案》,1937年的《尼罗河上的惨案》……可谓佳作如云,阿加莎畅销作家和侦探小说女王的头衔已然难以撼动。

1939年,英国对德宣战,二次大战的战火蔓延开来。阿加莎又再次回到了堆放着瓶瓶罐罐的医院药房。也因此,她获得了运用金属铊进行下毒的灵感,并将之用在了小说《白马酒店》中。

1945年,阿加莎的丈夫马克斯参军归来,而她的女婿,罗莎琳德的丈夫,却永远倒在了战火中。

晚年生活

阿加莎的晚年持续笔耕不断,并多次获得殊荣。而她却曾谈到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是作家,而是家庭主妇。1952年,阿加莎五年前为庆祝玛丽王太后八十诞辰而作的广播剧《三只瞎老鼠》被搬上舞台,至此长盛不衰。1975年波洛的最后一案《帷幕》出版,而波洛也成为了第一个登上报纸讣告的虚构人物。

1976年1月12日,阿加莎·克里斯蒂与世长辞。如今,平静的牛津郡乔尔西小镇,圣玛丽墓园的一隅,阿加莎的墓碑就在那里,墓志铭是埃德蒙·斯宾塞的诗句:

劳累后的睡眠,暴风后的港口,

战乱后的和平,生命后的死亡,

让人何其快乐。

尾声

孩子说,“感谢主赐予我丰盛晚餐。”

阿加莎在自传里写道,“作为一个75岁的老人我还能说什么呢?‘感谢主赐予我美好人生,以及给予我的所有的爱。’”

兴许作为一个读者,我只能说,“感谢历史上曾经有这样的人物,其人生充满对生活的热爱,其作品至今仍旧熠熠生辉。”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